第二章 暗湧 39.隻相信自己

“哦!”傅非明自覺這樣居高臨下的姿式實在別扭,便在夜未央身邊坐下,遲疑了半天,倒還是很坦然的問了:“我們查了很久,查不清你的背景。”

“我叫須彌夜。”

“真名?”傅非明有點鬱悶,這個名字曾經是他們唯一的收獲,所有的線索都斷在這個名字上了。

“什麽叫真名?爹媽取的嗎?那麽,這不是!不過這是個真實的名字,因為它代表了很長的一段日子。”未央低頭,看著伊東劍塚的臉:“他,是那個時候,對我最好的人。”

“那你還殺他?”傅非明簡直懷疑自己幻聽。

“他說我欠了他一輩子,我不想還這筆債,也不想死,所以就隻能讓他死了。”未央的神色淡然。

傅非明覺得這邏輯十分完整,可偏偏就是聽得心驚肉跳。

“有聽說過鬼穀嗎?”

“忍術流?”傅非明想起紹庭曾說過夜未央用刀的方式有忍者的味道。

“是。”

“沒聽過,我們有查過忍者流派,但沒查到什麽。”

“所有見光的忍術流都是末流,真正還有實力的,都是藏在黑暗中的。”未央的手指沿著伊東的眉劃開去:“他修近身攻擊之術,而我,是媚術。”

傅非明錯愕地張大嘴。露出一個非常不傅非明的神態。

“你覺得很搞笑?”

“我想不出要怎麽練?”傅非明有點尷尬,臉色發紅,很顯然,他有了不純潔的聯想。

“這隻是一部分內容。”未央倒也不避違:人都會有一些偏好,修練會讓我最快的發現這種偏好,然後利用它。一個笑容要怎樣表現,眼神應該怎麽配合。我要知道怎樣才是那個人眼中我最美的樣子,然後準確的表達。”

夜未央緩緩的轉過頭,這是一個最平淡無奇地笑容,隻在嘴角有一點點的笑意,眼中有冷峻的神氣,一種傲然於世的睥睨姿態。

傅非明頓時怔住了。心驚肉跳,驚道:“夠了,你少勾引我!我是不會愛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