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暗湧 42.愛情?(上)

茶香,破了酒氣。

隻是在這三更半夜裏泡茶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陰森怪異,碧螺春最好的盛具其實是最簡單的玻璃杯,因它氣味清淡,湯色碧綠,隻有用最無色無味的器具才能突顯。

祁紹庭靜靜看她動作,漸漸覺得心緒稍寧。

肖格菲泡好茶,又從冰箱裏拿出一盒冰來:“隻有我平時鎮果汁用的碎冰,不過好歹是用礦泉水凍的,你將就一下。”嘴上是說將就,口氣裏卻滿滿的都是有得弄給你喝就不錯了的意思。

“每次看你冰箱的東西都不知道你是怎麽在Party上怎麽混的。”

“如果在家還都是Party上的做派,我還回家做什麽?”一想到明天大早還有個談判要開,肖格菲就沒有好氣。

先用冰將茶涼好,然後一份茶水加一份冰兌一份酒,在說話間已經放到祁紹庭手裏。黎肖格菲拿起自己的那一杯茶,湊到鼻端,靜靜的開始感受茶香。

“你不來點嗎?”祁紹庭舉杯,一人獨飲自然要比較無趣些。

“算了,我怕酒後亂xing!”

“就這麽信不過我??”祁紹庭十分不滿。

“是信不我自己,OK?還有你啦,扣子扣扣好!不要解個三顆兩顆的,衣服又皺巴巴。引得我獸xing大發了怎麽辦?你姐姐我正值虎狼之年,對好身材地帥哥,十分饑渴!”肖格菲黑著臉,說得一本正經。

祁紹庭忍俊不禁,伏到自己手臂上悶笑不已。

肖格菲忽然覺得眼睛有點酸脹,暖熱融融的,有種快要融化的感覺,隻能低了頭。吹開水麵上的浮茶,呷下一口去。

沉默了許久,祁紹庭忽然開口:“要怎樣,才能讓一個男人死心蹋地的愛上你!”

肖格菲怔了半天,忽然道:“怎麽……你好像真的開始以一個角度來思考問題了。”

“呃?”祁紹庭詫異。

“你以前那些曼妙可人兒的曲折故事,可從來沒有找我商量過啊!”肖格菲笑得意味深長:“難道。以前就沒個女人會讓你心煩的?”

祁紹庭頓時被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