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林城地處沿海地區,是一個剛剛起步的鋼鐵重鎮,城裏麵的產業大部分都是以鋼鐵加工、貿易為主,臨近幾個省份的鋼鐵材料,有一半都要從西林城運送過去,可見這當中的利潤得有多高。

省內對於西林城的發展,一直是不遺餘力的在扶持,不僅在當地建成了最大的省營企業西林鋼廠,對於城裏麵一些企業的稅收,也是能放就放,整個西林城的產業蓬勃發展,來這裏打工、做生意的人也是越來越多。

盛夏夜晚,西林城東區小吃街上麵依舊是熱鬧非凡,大部分人都喜歡晚上出來吃點東西,順便乘乘涼,三五個朋友聚在一起,聊聊天,吹吹牛,不知道有多愜意,路邊的各個小攤,生意也是十分的紅火,一點沒有冷清的情況。

從不遠的街道上,走過來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的名字叫陳立鋼,是這一片的老住戶了,一家三代都住在這裏,對於這片的環境是非常的了解,附近的居民也都認識他們一家人。

說起來今天陳立鋼格外的高興,因為他經過四年的苦讀,終於是拿到了大學畢業證書,也就是說,他現在已經脫離校門,正式成為一名有獨立能力的社會人士。

四年的大學生活就這麽過去了,陳立鋼心中是有很多的不舍,但他更多時候,卻是在感到開心,出了校門,那以後的生活就完全屬於自己的,到那個時候,天高任鳥飛,自己能做到什麽地步,就做到什麽地步,再也不用縮手縮腳的。

今天白天大家都一起去學校拿畢業證,同學相見,自然是免不得中午聚會一番,陳立鋼多喝了幾杯,下午在家中睡了一個下午,現在剛剛醒過來,肚子又在那裏咕咕直叫,正好趁著這個時間,出來吃的東西,祭奠一下自己的五髒廟。

陳立鋼找了家熟悉的炒菜攤子,信步走了過去,才二十出頭的他,長的都快有一百九十公分了,再加上平時喜歡運動,整個人皮膚黝黑,肌肉豐滿,看上去架勢十足,很有年輕人的朝氣,讓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個不錯的小夥子。

見陳立鋼走過來了,正在忙活的攤子老板,笑嘻嘻的衝他點了點頭,隨口問道:“小鋼,你來了,還是老樣子嗎?”

這家攤子的老板,似乎是對陳立鋼十分的熟悉,知道他平時來這裏,都吃些什麽東西,所以才問他是不是要老樣子來一份,陳立鋼找了個有風的位置,一屁股坐下來,對老板叫道:“嗯,是啊,李哥,趕緊上菜,我都餓死了!”

“好嘞,馬上就來!”

陳立鋼點了點頭,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那裏等著上菜,大概十來分鍾之後,兩盤炒菜,兩瓶啤酒就送到了桌子上麵,他便一邊吃,一邊在心中尋思著自己的心事。

說起來陳立鋼家在這西林城也算是鋼鐵工人世家,他爺爺在大躍進的時候,就因為大煉鋼鐵有功,還被評為過“鋼鐵標兵”,隻不過到了後來改革開放

,城城發展那叫一個快速,光是靠著手藝活,已經賺不了大錢,隻能給別人打工,養活一家老小而已。

恰好當時西林城鋼鐵產業剛剛起步,省營企業西林鋼廠籌建,陳立鋼的爺爺就一頭鑽了進去,當上了一名普普通通的鋼鐵工人,這一幹就是三十多年,一直到老爺子去世的時候,還在廠裏麵掛著名字,每個月能領到不少的養老錢呢。

等到陳立鋼父親陳力德的時候,子承父業,也在鋼廠裏麵混跡了大半輩子,隻不過陳家一沒錢,二沒有後台,陳力德靠著自己這幾十年的工齡資曆,才混到了車間主任一職,跟那些有錢有勢,幹幾個月就當上經理總監的富家子弟,是沒有辦法相比的。

等到陳立鋼的時候,陳力德知道現在這個時代,光靠力氣活已經不能養家糊口,他讓陳立鋼好好讀書,考上了大學,要用知識來博得一個好前程。

或許是因為從小到大耳濡目染的關係,陳立鋼對於鋼鐵這玩意也是相當的有興趣,甚至他大學專業報的就是與此相關的鋼鐵製造業,現在好不容易熬到大學畢業了,他也該是時候為自己以後考慮考慮,首先得找個工作養活自己,總不能讓父母養自己一輩子吧。

就在陳立鋼一邊喝著小酒,一邊對自己以後的人生感慨萬千的時候,突然隔壁的一個攤子上麵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像是有人在那裏鬧事。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