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鋼答應一聲,幾個人便在附近找了個小餐館,匆匆忙忙的吃過午飯之後,按照早上的約定,陳立鋼和陳師傅一起,準備去工廠看看到底是個什麽情況,此時在工廠裏麵,工廠的費總扯著嗓子在那嚎叫,把陳立鋼看的是嗬嗬直笑,差點就笑出聲音來了。

陳師傅此時已經急得上火,恨不得在嬉皮笑臉的陳立鋼屁股上狠狠踢上一腳,可是費總似乎並沒有追究陳師傅責任的意思,而是衝著大家喊了一聲,“大家都停下手中的事情,聽我說兩句!”

一時混亂的現場,驟然靜了下來,就連那兩個吵著要錢的家夥也都閉上了嘴。

費總衝著台下露出一絲苦笑,然後猛地朝前深深鞠了一躬,“我先在這裏向大家道歉,因為我冒失的決定,讓公司最重要的一台機器變成了這幅模樣。不過我不會泄氣,公司也不會垮……就算我費某人砸鍋賣鐵,也不會你們這些跟了我多年的老夥計失業。當初沒有這台精貴的機床之前,我們公司不也照樣發展到了今天這個規模,隻要大家團結一心,就沒有什麽困難能夠打垮我們!”

費總一番發自肺腑的話,贏得了許多人的掌聲,不過到底有多少人是真心相信,誰也不知道!

說完這些話,費總安排大部分人手先撤出廠房,隻是留下幾個技術骨幹和陳立鋼。

“剛才陳師傅帶來的這個小夥子,說自己有特別的天賦,有把握修好這台精密機床。”

費總話音一落,大家就像炸開鍋一樣吵了起來。

“開什麽玩笑,如果這個半大小子能修好,我們這些工程師豈不是都應該去跳樓?”

“陳師傅,你從哪裏找來這個神棍,居然連毛都沒長齊就出來行騙!”

陳師傅被眾人諷刺地麵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聽到這些話,費總心裏有些動搖,甚至覺得自己剛才心裏那一點點期望,如同溺水者手中的那一根蘆葦一樣可笑。

看到費總的臉色一變,陳立鋼知道這時候再裝深沉可就真的失去這次大撈一筆的機會,連忙從身邊撿起一根合金鑽頭,放在手上看了看說:“如果我沒有估錯的話,這根鑽頭的直徑是兩厘米。”

陳立鋼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讓大家都鎮住了,常年從事精密加工行業的工程師們,對於這樣一個精度,並不會覺得有啥了不起,可是如果這個數據是別人用手用眼量出來的,那就太誇張了!

“別搞笑了,這東西你要是用手也能摸出微米級別的精度,我寧願跟你姓!”一個年紀較輕的工程師,輕蔑地質疑道。

陳立鋼淡然一笑,對著那位質疑者說:“還是先用儀器量了再說吧,至於你能不能跟我姓,我得先回家問我爸一聲……”

“你!”年輕工程師被陳立鋼嗆得滿臉通紅,半天都沒有說出一句話。盡管如此,他還是不服氣,指著正在用儀器測量的同事說道:“等結果出來,我看你還能裝神弄鬼多久?”

可就在他剛說完這句話沒多久,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呼!

“真的是這個數據,

天哪,這太不可思議了!”拿著儀器那位工程師,驚訝地連連搖頭。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1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