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廖總笑眯眯的眼神中那一絲冷光,老錢從後脊梁感覺到一陣寒意,他連忙解釋道:“廖總,我不知道費老板從外麵找來一個毫不出名的高手,三下兩下就把機床修好了……聽說那個叫陳立鋼的小家夥才二十來歲,這種事就是神仙也想不到啊!”

廖總的河山機電和長鋒機械是同行,俗話說同行是冤家,兩家公司最近正為一筆利潤豐厚的訂單搶得不可開交,現在陷害不成,廖總滿腦子不樂意。

“行了,我心裏有數,你先避避風頭吧!”

把一臉死灰的老錢打發走,廖總這才氣得破口大罵:“蠢貨,白給你五十萬,連一台機床都搞不定,還想進公司當總工?吃屎去吧!”

精心設計的局,被陳立鋼這個不知道從哪裏跑出來的家夥給破壞,廖總簡直殺人的心都有了,氣急敗壞的廖總,在辦公室來回轉了好幾圈,終於忍不住拿起電話,撥出了一個號碼。

“幫我整一個人,我給你五萬。不要被人察覺,也不要傷人,否則事情不好收拾,嗬嗬,我要他這輩子都永遠記得這個教訓,多管閑事沒有好結果!”

另一邊,陳立鋼的家中,屋內,陳力德坐在飯桌前,桌子上擺了幾個菜,陳力德一個人在酒桌上喝著小酒,看模樣很是高興。

“爸,啥事這麽高興?”陳立鋼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了陳力德的旁邊。

“喜事唄,第一呢是你媽媽的風濕關節炎好了,你知道天天看她難受我多心疼麽?”陳力德將杯中的酒一飲而下,“這個第二麽。”陳力德說到這裏頓了頓。

“陳力德你就快別賣關子了,快說吧!”張卉蘭催促道。

“第二就是我決定參加廠裏的董事選舉了!知道嗎,今天我聯係了好多一起工作的工友們,他們都覺得我能勝任,而且他們也早都對廖輝煌那個王八蛋看不順眼了。”陳力德將杯中的酒再次一飲而下,滿麵紅光的說道。

“哎呦?那可真是不錯!”陳立鋼聽到這個消息登時喜出望外,陳力德是個保守的老實人,兢兢業業,他本意就是想讓陳力德參加廠裏的董事選舉,要知道,無論是資格還是閱曆,還有管理經驗,陳力德都稱得上是廠裏的老人了,各方麵都很出色,要不是因為剛正不阿的性子,如今早就不隻是一個小小的車間主任了。

“這個,我以後是不是得叫你陳廠長了啊。”張卉蘭打趣道。

“哈哈,還說不定呢,不過,我決定邁出這一步,就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陳力德開懷大笑道。

“為陳力德的英明決策幹杯!”陳立鋼舉杯道。

夜深了,屋外是清冷的夜色,然而這個小小的屋子裏卻充斥一片溫馨。

幾天過後,西林鋼廠廠房當中,此時鋼廠內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熙熙攘攘,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今天是全場上下的大日子,董事會選舉。

而在這董事會選舉的人中,赫然有陳立鋼的父親陳力德,陳力德站在董事會選舉的台

子上,他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參加這個董事選舉,要知道,參加這個董事選舉可是要繳納整整五十萬啊!五十萬對於這個家庭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1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