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鋼看著廖輝煌憋得滿臉通紅的難受樣,心中暗暗發笑,突然轉身朝台下眾多職工和家屬們大聲說道:“這次選舉可不僅僅是幾個人的事,事關咱們鋼廠上上下下好幾千人的生計,包括職工家屬在內的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權利監督這次選舉,以確保公正公平!大家說是不是啊!”

陳立鋼的話,很快在會場中引起一片熱烈的響應,洶湧的人聲瞬間引爆會場氣氛,民意不可違,麵對會場中一片聲援陳立鋼的聲音,廖輝煌已經有些招架不住,額頭上滲出點點汗水。他原以為一個半大小子好對付得很,可誰知陳立鋼隻是簡單兩句話,就讓他在台上進退不能。

看到大勢已成,陳立鋼冷笑著上前逼問,“怎麽?難道統計票數還有貓膩,何不光明正大的!”

陳立鋼進一步的逼迫著,看著管理層裏的那一群老狐狸,陳立鋼心中不由的冷笑,他轉頭又看著廖輝煌,“你說是不是應該在現場開票啊,廖廠長!”

廖輝煌看著陳立鋼臉上譏諷的笑意,臉上滿是尷尬,不自然笑笑說,“是是。”

廖輝煌此刻像吞了一隻蒼蠅一樣惡心,可還是不得不假裝公正轉頭說著:“各位管理層領導,我覺得小鋼說的對,還是現場唱票吧。”

說完,廖輝煌心中滿是憤怒的想著:以後走著瞧!可他臉上還不得不裝出一副虛心納諫的笑臉。

“好吧,就按照大家的意思辦。”管理層幾個老狐狸,神情複雜的說道。

陳立鋼轉身看了看自己的陳力德微微的笑了笑,他便伸手拿過來了投票箱。

“看到了沒有,陰謀敗露了吧。”工人在台下心知肚明的看著台上的進展。

“陳主任的兒子可真是厲害。”

“嗯嗯,可不是嘛,這次看廖輝煌怎麽下台吧!”

台下的工人看著此時的陳立鋼一點點的清點著票數。

“陳力德一票,廖輝煌一票,張海一票……”

一陣陣的聲音響起,此時的陳立鋼一張張的閱讀著自己手上票上寫的姓名,管理層的幾個人都投得是廖輝煌,陳立鋼不由的冷哼了一聲,冷冷的望著幾位管理層成員,陳立鋼直接將最後管理層的選擇說了出來。

“管理層幾人,每人2票全投廖輝煌。”陳立鋼在台上大聲的宣讀著。

轉身看著票數的統計,主持人直接的說出來,“廖輝煌,陳力德票數相等,其餘人落選。”

主持人的話一出,廖輝煌冷冷的看著陳立鋼,臉上一種諷刺的味道,台下的人看著台上的一切,臉上不由得有著一些的擔憂。

“這下慘了,廖輝煌肯定要使陰招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1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