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鋼拗不過馬老爺子,畢竟馬老爺子也是為了自己好,幾個人這才勉強決定去吃飯,廖輝煌也是抹了把頭上的汗水,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被嚇得。

廖輝煌示意秘書李峰到身前,吩咐李峰去置辦酒席,卻被馬老爺子一把拉住,老爺子開口問道:“你想幹嘛?”

“領導們來了,我這個小小的廠長自然要接風洗塵,置辦個小小的酒席了!”廖輝煌不明就裏,一臉無辜的說道。

“不必了,我們就在工人食堂吃大鍋飯就行。”馬老爺子聽到了他的話,擺擺手道。

“可是,這個點,食堂就隻剩下中午的剩菜剩飯了。”廖輝煌看了看時間,下午的三點半,要到晚飯至少還要兩個半小時。

“沒事,叫食堂師傅熱一下就好了。”馬老爺子道,“隨便吃個飯,中午的剩菜剩飯也是可以的。”

“領導就是領導,時刻體察民情,親民愛民。”工業局局長陳大亮一記馬屁拍了上去,那張肥胖的臉上堆滿了阿諛奉承的笑容。

馬老爺子卻是沒有理會陳大亮,和陳立鋼二人談笑著繼續向前走著。陳大亮一見自己的馬屁沒有絲毫的功效,也來不及懊惱,三步並作兩步,那肥胖碩大的身軀此刻卻是像一個輕巧的小燕子一般跟了上去。

“那廠長,酒席還辦不辦了?”李峰盯著廖輝煌問道。

“辦,辦個屁!沒聽見領導說話麽?快去通知食堂,趕緊給我做兩個菜出來!”廖輝煌看著幾人漸行漸遠的身影,對著李峰吼道。

“是,是。”李峰唯唯諾諾的跑了出去。

這個工廠的食堂,也算得上是城裏數一數二的食堂,曾經食堂的夥食,可是讓多少人羨煞不已,很多工人寧願在食堂吃大鍋飯,也不願意回家開小灶,就知道這食堂的夥食有多好了,人是鐵飯是鋼,這可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所以食堂做的飯,還是相當不錯的,吃的馬老爺子幾人是讚不絕口。

而坐在一旁桌子上的廖輝煌,此刻心中卻是五味雜陳,深怕陳力德將自己和他的矛盾,給說出來,要是那樣,馬老爺子想要拿下他這個小小的廠長,還不跟玩一樣,就算是公報私仇,也沒人敢說什麽。

陳大亮卻是另一番心思,他在想到底該怎麽掩飾過賬目上麵的問題,就這樣一頓飯吃下來,兩桌人數般心思,隻有自己才知道。

走出食堂,外麵是大大的太陽,雖然已經下午四點了,但是在鋼廠中,這個點卻是最熱的時候,一行人走在前麵,馬老爺子的腳步卻慢了下來,落在了後麵。

見馬老爺子的麵色突然變得有些蒼白,站在老爺子身邊的陳立鋼率先感覺到了不對勁,老爺子從食堂出來後,整個人就很虛弱,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蔫,陳立鋼剛想開口問問馬老爺子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卻見馬老爺子整個人突然直挺挺的向後倒去,陳立鋼急忙一把將馬老爺子爺子扶住。

“老爺子暈倒了!”陳立鋼

大吼。

走在前麵的幾個人急忙跑了過來,“怎麽了?老爺子怎麽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1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