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參加?我想某些人應該就不敢動什麽手腳了吧,正好今天我沒什麽事。”馬新建的話很明顯是要幫陳立鋼的父親一把。

“不用了,這點小事就不麻煩你這個城主啦。”陳立鋼雖然明知道馬新建的意思,但還是委婉的謝絕了。

“嗬嗬,也好。”

馬新建點了點頭,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往鋼廠方向駛去。

汽車很快就到達了工廠,畢竟在這個時間段不是上班高峰期,因此在道路上行駛的速度還是蠻快的,正當陳立鋼剛剛打開車門走下汽車,對馬新建揮手告別的時候,隻看見西林鋼廠的廠長廖輝煌帶著秘書,以及幾名車間主任,急急忙忙的從鋼廠裏麵跑了出來。

“哎呀,城主,您,您怎麽來了?”

廖輝煌一邊詢問道一邊喘著粗氣,畢竟不是年輕人,近年來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廖輝煌跑了這麽遠也是麵色通紅,滿頭大汗,當然,這裏麵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原因,那就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馬新建看著廖輝煌的樣子,也沒太注意他說話的語氣,隻是淡淡的擺了擺手說道:“沒什麽事,我隻不過是送小鋼過來而已。”

說完,也不管廖輝煌再說什麽,對著陳立鋼說道:“陳立鋼啊,我走了,有什麽事情的話盡可以來找馬新建。”說完,頭也不回的直接走上轎車離開了工廠。

“娘的,虛驚一場,嚇老子一跳。”

廖輝煌小聲的嘟噥了一句,同時用手背擦了擦頭上的虛汗。然後對眾人說道:“看什麽看?還不趕緊各回各的崗位工作去!”

說完,也不理會眾人,廖輝煌轉身向著鋼廠裏走去,同時一邊走一邊心裏想著:看來要盡快將廠裏的資金窟窿堵上啊,要不然這早晚是個事。

然而廖輝煌沒想到的是,他說者無心,然而陳立鋼這個聽者卻有意,好巧不巧的陳立鋼聽見了廖輝煌的那句小聲的嘟噥。

看著廖輝煌離開的背影,陳立鋼不禁心中暗暗的想到:看來廖輝煌是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啊,否則上一次上級巡視,馬新建要檢查財務部的時候,廖輝煌不可能推三阻四的,而且這次馬新建送我過來,看樣子也是嚇了他一跳,這裏麵果然有貓膩。

晚上回去的時候,陳立鋼看到陳力德也回家了,隻不過陳力德坐在那裏直歎氣,不用想,陳立鋼也知道,應該是今天的事情不太順利吧。

看著有些失落的陳力德,陳立鋼拍了拍陳力德的肩膀:“爸,別氣餒,您不是常跟我說路要一步一步的走麽,我們現在已經離目標越來越近了,我相信終歸有一天,這個廠長是屬於您的!”

原本悵然若失的陳力德聽到陳立鋼的話,身軀猛的一震,自己這麽大歲數了,竟然不如一個孩子看的通透,真是越活越回去啊,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自己之前一直在車間主任這個職位上

做的好好地,兢兢業業十數年,如今竟然因為一次董事選舉的失敗,而失魂落魄。

想到這,陳力德的腰杆也挺直了,人往高處走不假,但是要是被那權力蒙蔽了雙眼,那自己和廖輝煌這種人,又有什麽分別呢?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1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