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小王氣得一跺腳,哼了一聲奪門而出,小宋起身要去追,卻被馬承按住了。

“算了,讓她去吧!這個小丫頭的暴脾氣是該改改了。”馬承歎了口氣道。

看到小王氣得奪門而出,陳立鋼也有些尷尬的搔了搔腦袋,自己隻是想爭辯一下,搓搓她的銳氣,讓她知道她自己也沒那麽會處事麽!怎麽發那麽大火?女人,真心搞不懂。

陳立鋼不知道的是,小王生氣純粹是因為陳立鋼那句老大不小,而不是因為他那句暴躁易怒。

“真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陳立鋼慨歎了一句。

馬承和小宋愣了愣,隨即大笑起來,這話要是被小王那個丫頭聽到了,不知道又會出什麽幺蛾子呢!

“好了,陳立鋼,其實我的確是想請你幫我審問一下廖輝煌,因為據我所知,你對鋼廠還有廖輝煌都是知根知底的,我在西林能信任的人,也隻有你一個,或許你能幫我們審訊出來些有用的東西。”馬承正色道。

“那個,馬叔叔,我隻會一點皮毛,平時插科打諢什麽的,我還行,這審訊恐怕我還真不行!”陳立鋼有些尷尬的說道。

“別謙虛了,我們現在真是黔驢技窮了,不然我也不能厚著這張老臉來找你。”馬承歎了口氣道。

見到馬承為難的神色,陳立鋼想了想道:“這樣,馬叔叔,我去嚐試一下,您也別抱太大的希望,如果不成功,馬叔叔您隻能另想辦法了。”

“恩,隻能這樣了!”

審訊室。

這間審訊室就像是一個小黑屋一般,隻有一個昏黃的燈泡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整個審訊室的空間不大,給人一種很壓抑的感覺,此時審訊室中有三個人,一個是廖輝煌,一個是坐在其對麵的陳立鋼,還有一個人站在陳立鋼的身後保護著陳立鋼的安全。

屋外時至中午,烈日炎炎,審訊室內卻像是處在一片黑夜之中,陳立鋼從一開始在這坐著,盯著廖輝煌看,已經看了三個小時了,這三個小時的時間,陳立鋼什麽都沒有問廖輝煌,甚至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像是一具雕塑一般盯著廖輝煌看,看的廖輝煌毛骨悚然。

廖輝煌現在也很鬱悶,眼前這個小青年自己記得貌似是陳力德的兒子,不過二十多歲的年紀,正是焦躁好動的青春期,但是這小子竟然坐在這裏,就這麽呆呆的看了自己好幾個小時,原本廖輝煌還想跟陳立鋼說兩句話,但是卻根本沒得到回應,廖輝煌也就放棄了跟陳立鋼談話的欲望。

兩個人這麽大眼瞪小眼的在審訊室中坐著,陳立鋼不急,可是審訊室外麵的人急了,小王此刻臉上寫滿了果然如此的樣子。

“那個小子就是一個孩子,你們看,我說他不行吧!就會在那幹浪費時間!”小王一臉不屑的說道。

“組長……您看?”小宋也坐不住了,有些急躁的問道,“我們沒有那麽多時間浪費,不然還是交給我們吧,我們在試試,總比陳立鋼在那邊幹坐著強。”

“再等等!”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1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