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仁傑點點頭,說道:“很好,那我們就快點去見見陳立鋼生命的終止者吧,希望他不會讓我們失望。”

李錕森對自己的計劃也很有信心:“陳哥,你放心就是。”

這裏郊區一棟破舊的屋子中,陳大猛和陳仁傑的兩個保鏢正打著撲克牌,突然門被踢開,兩個保鏢趕緊放下手中的撲克,對著陳仁傑恭敬的喊道:“大哥好!”

“嗯。大胡子,你準備好了嗎?”陳仁傑淡淡的說到,隨及把話頭轉向了大胡子。

“準備好了。”

“嗯,今晚準備行動。你需要什麽工具嗎?”

“不用了,我大胡子別的本事不大。但是殺人對我而言就是很順手的事了。”

“那就行,今晚一切小心。”

大胡子話雖然說的很有自信,但是他一個普通人,怎麽會是陳立鋼的對手,隻不過幾下子的功夫,他就被陳立鋼給製服了,而且還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陳立鋼似笑非笑的問道:“嗬嗬,老兄,看你的架勢不一般啊,是當過兵的吧?”

“你怎麽知道?”大胡子問出這句話就後悔了,這不相當於變相承認了自己就是軍人的事情麽。

“我隻是可惜,可惜一個身手如此不錯的退伍軍人,成了殺人犯,而且還被人當槍用還不自知。”陳立鋼搖了搖頭,歎口氣說。

大胡子麵色微微一變,他不是傻子,不然也不會潛逃了那麽多年才被抓到,此時他也覺察出一絲不對勁兒來,陳仁傑憑什麽幫自己?將自己撈出監獄,為了殺眼前這個年輕人,他可能留下活口麽?很明顯事後自己也會死於意外。

想明白了其中的小九九,大胡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你想說什麽?”

“隻是覺得這麽一個有能力的人就這麽死了太可惜,要不要來我手下幹活?”陳立鋼將手中的匕首拋到了一邊,從懷裏抽出一包煙,丟給了大胡子一隻。

“我有什麽好處?或者說,我憑什麽相信你有能讓我追隨的能力?”

“好!我就喜歡跟聰明人說話。”

陳立鋼緩點了點頭,說道“好處麽?至少我不會讓你提著腦袋過日子,我還可以讓你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生活!至於我的實力,你不必擔心,很快,你就會看到落馬的消息了!”

“好,如果你真能像你所說的那樣,將西林城的警務局局長拉下馬,我陳大猛就姑且信你一回!”大胡子並非那種優柔寡斷的人,雖然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看上去不過是二十多歲,但是自己卻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場,還有久經世事的滄桑。

與其為陳仁傑那個王八蛋賣命,還不如賭一把!陳大猛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錯的,這是在部隊多年以來訓練出來的敏銳的觸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2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