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關鍵的是,既然李錕森肯花這麽大的力氣去陷害他,那也就是說,李錕森對他其實挺重視的,要不然的話,想在兩大公司之間,平白無故的陷害一個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李錕森既然願意這麽做,那也就表示陳立鋼有值得去對付的價值。

陳立鋼現在很是懷疑,是不是自己家的附近,也有李錕森的人在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要真有人的話,那他的一舉一動等於都是在別人的眼皮子底下,自己這邊還沒做出什麽事情來呢,那邊的李錕森或許就知道了,所以現在的陳立鋼是絕對不能露麵的,隻能老老實實的窩在家裏,等待時機。

不過他要是不聯係宋婷婷的話,宋婷婷很可能就會一直被李錕森蒙在骨子裏麵,而且宋厲棟也時時刻刻的處在危險之下,他必須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宋婷婷的,而現在最好,也是唯一的人選,隻有王可可了,畢竟王可可是宋厲棟的護理,經常進入葉家,隻要瞅準一個單獨和宋婷婷相處的時機,把消息告訴他就行了。

心中想好對策之後,陳立鋼一臉鄭重其事的看著王可可,把王可可看的心裏麵有些毛毛的,這小丫頭弄不清楚,自己的這個聰明表哥到底怎麽了,是不是自己哪裏做錯了,要不然他怎麽會這麽看著自己呢?

“小可。”

陳立鋼吐出一口氣,緩緩說道:“哥現在有一件非常緊迫的事情,要你馬上去做,你能做好嗎?”

“我、我不知道……”

看到陳立鋼如此的嚴肅,可把王可可給嚇壞了,她畢竟還隻是個小丫頭,沒經過什麽大風大浪,再加上從小到大,陳立鋼總是跟她嘻嘻哈哈的玩耍打鬧,現在突然這麽正經起來,讓她有些不太習慣,以至於話都說不清楚了,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意思。

“那個,小可,你別著急,其實這件事情不難,你隻要放機靈點,然後動動嘴皮子就行了。”

陳立鋼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臉龐,讓自己的表情緩和下來,然後接著說道:“現在的情況你應該都清楚了,李錕森圖謀了這麽久,肯定是心懷不軌,想要對可人他們家做點什麽壞事,而可人又被蒙在鼓裏,所以你必須要把這個信息傳遞給她,讓她知道,你能做到嗎!”

王可可這個小丫頭,也是打從心裏麵討要李錕森,覺得他不是什麽好人,現在既然陳立鋼要自己去對付李錕森,她突然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仿佛自己是什麽大英雄一般,便很是爽快的答應道:“嗯,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把話都告訴可人姐姐的,絕對不會讓李錕森那個大壞蛋得逞!”

“好,你能有信心,我很高興,不過有幾點你要注意!”

看到王可可願意去做這件事情,陳立鋼很是欣慰,他不忘囑咐道:“你在去到葉家之後,一定要在隻有你和可人兩個人的情況下,才能把事情說給她聽,要是讓李錕森的人聽到的話,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你知道嗎?”

“哥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知道該怎麽做的!”

王可可拍拍胸口,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樣子,很是有自信的說道:“雖說這幾天李錕森那個壞蛋,說什麽為了保護宋總的安全,請了好幾個保鏢在葉家,一天二十四小時看護,不過我肯定能找到時機的,你就放心吧!”

陳立鋼點點頭,歎息道:“好,我的好妹妹,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你可千萬要當心啊!”

“行吧,哥,你就安安穩穩的在家裏麵等我的好消息吧,現在時間不早,我該去葉家了,拜拜!”

抬頭看看牆上的掛鍾,王可可發現時間差不多,自己該回葉家了,便隨手抓起桌子上麵的背包,然後一溜煙的跑了出去,而陳立鋼在目送她走了之後,便站到窗戶外麵,開始偷偷打量起四周的環境來,目的為的就是要看看有沒有人在監視自己,盡量做到萬無一失,避免不必要的差錯。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2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