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可可點點頭,隨手接過了銀行卡,小心翼翼的塞到自己的口袋裏麵,她對錢沒有什麽概念,不知道要開一間公司,得花多少錢才行,不過她有自己的原則,那就是對陳立鋼有益的事情,自己去做肯定是沒錯的,就這麽簡單。

宋婷婷想了想,從錢包裏麵抽出一張名片,遞給王可可,繼續說道:“要是向南有什麽困難的話,你讓他去找一個叫王偉的人,他是我爸的老朋友,這個人很有本事,應該能幫向南解決不少問題。”

王可可很鄭重的點點頭,對宋婷婷說道:“嗯,好的,婷婷姐,那我先回去了,你的話我會一字不漏說給我哥聽的!”

宋婷婷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去吧,記得路上小心點!”

“知道,我走啦!”

王可可回答一聲,便蹦蹦跳跳的跑下樓去,準備回家把事情告訴陳立鋼了,在王可可走了之後,宋婷婷才算是稍稍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終於感覺到自己肩上的擔子,像是在突然間輕了一點,有陳立鋼為她分擔的話,她覺得再困難的事情,她都能挺的過去。

於此同時,在李錕森的家中,李錕森也剛剛從公司回家,這幾天的時間,他可以說是無比的得意,做什麽事情都感覺順風順水,不僅陳立鋼被他弄垮了,宋厲棟也對他更加的青睞,甚至是有把藍天托付給他的打算,現在隻要把宋婷婷弄到手,那一切就到手了!

“你們這些飯桶,這點事情都做不好,我養你們有什麽用!”

李錕森剛進家門的時候,就聽見他老子李國民在屋子裏麵罵人,而且聽上去火氣是十分的旺盛,越罵越狠,李錕森有些弄不明白,按道理說,這兩天的事情是相當的順利吧,為什麽他爸好好的又發火了。

書房的門沒有關,李錕森進家之後探頭一看,發現宏大的幾個高級主管,全都耷拉著腦袋,站在這裏,都被李國民罵成孫子了,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生怕再惹惱李國民,到時候不知道又要出現什麽狀況了。

想了想,李錕森實在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便一邊往書房走去,一邊問道:“爸,你這是怎麽了,怎麽突然好好的發這麽大火氣?”

看到李錕森回家了,李國民的火氣才稍稍收斂了一點,他強壓住心頭的怒火,對李錕森說道:“哦,你回來的正好,看看這個吧!”

順著李國民所指的方向,李錕森看到了書桌上的一份文件,他有些納悶的打開一看,頓時就知道發生什麽事情了,原來最近宏大跟別的企業正在競爭一筆建材單子,可是競標的結果是被另外一家公司以幾塊錢的優勢獲勝了,所以李國民才為這件事情大發雷霆,甚至是把公司的幾個主管叫道家裏麵來痛罵一頓。

“嗨,我還以為有什麽大不了的事情你,就這點小事啊,爸,不是我說你,你也太小題大做了!”

作為一個喜歡動歪腦筋的人,李錕森並不比別人傻,相反的,他要比大部分人都要聰明的多,要不然他也不能那麽輕易的就算計到別人了。

李錕森隻是在心中心算了一下,就知道了這筆單子的得失,可以說是個小單子,就算最後能談成的話,對於宏大集團來說,也不過隻有百八十萬的收益,可以說是九牛一毛而已,完全用不著如此大動幹戈。

其實李國民的心思,李錕森都知道,這老家夥就是太喜歡錢了,而且是個典型的守財奴,隻進不出,別人要他的錢,比挖他的肉還讓他心疼,現在無緣無故的丟了單子,他心情能好才有鬼呢!

看到李錕森一副吊兒郎當,不把豆包當幹糧的樣子,李國民氣急敗壞的說道:“你這小子,說什麽胡話呢,什麽叫我小題大做?這筆單子雖說對公司的收益不大,但總歸是有收益,而且最關鍵的是,這麽一點小事情他們都做不好,你讓我以後怎麽放心把大單子交給他們啊?我告訴你,我……”

“哎呀,行了,行了,爸,你先聽我講……”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2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