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頭的楚二黑接著說道:“嗯,那好,這樣吧,具體的一些資料,我用傳真給你傳過去,不過你在看完之後,記得要立馬銷毀,畢竟這些資料我也是托朋友查到了,要是泄露出去的話,我怕他會有麻煩!”

“嗬嗬,二哥,你放心吧,我懂規矩的,絕對不會讓你難做人的!”

陳立鋼在跟楚二黑寒暄了幾句之後,便掛了電話,大概兩分鍾之後,一份長長的文件便傳真了過來,陳立鋼粗略的掃了一眼,發現陳仁傑的這個老子,西林城警務局長陳成,還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陳成今年不過才四十出頭,還不到五十歲的樣子,正是年富力壯的年紀,他本人是當兵出身,年輕的時候在部隊吃過苦,也拿過不少榮譽,退伍複原之後,進入警務係統,從底層派出所的一個小幹警做起,才十幾年的時間,就做到了城警務局長的位置,由此可見,此人在西林城、乃至南華省高層的關係真的不一般。

楚二黑還在這份文件當中著重提到了,再有幾個月的時間,西林城政法委委員長就要退休卸任,而陳成就是最熱門的候選人之一,本來他在城警務局長這個位置上麵,坐了才不到三年的時間,按照資曆排序下來,他是沒有資格參加競選的。

但是誰讓他有關係,能走後門呢,上麵領導硬是給他鋪平了道路,讓他可以順利的參選,陳立鋼想要對付這樣一個人,實在是有些困難。

不過再困難的事情,陳立鋼一旦下定決心的話,就非要去做成不可,誰讓陳仁傑敢派人來找他的麻煩,為了殺他,陳仁傑那小子,甚至是不惜把監獄裏麵的重刑犯人,都給弄出來了,這分明就是不死不休的地步啊,既然那幫人撕破臉皮,要幹到底,那麽陳立鋼自然是不會退步,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不拚一下,怎麽會有輸贏呢?

匆匆的看完資料,陳立鋼便從口袋裏麵掏出打火機,把這份資料小心翼翼的燒毀了,然後他才一邊想著自己的事情,一邊心不在焉的繼續簽署文件。

就陳立鋼擺平了陷害事件之後,大概又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那邊的陳仁傑和李錕森終於是碰頭了,相對於陳仁傑這個隻知道用暴力的紈絝子弟,李錕森總歸是謹慎一點,他在心中估摸了一下,覺得這個事情不太簡單。

想來想去,李錕森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便轉頭對陳仁傑問道:“陳哥,這情況有點不大對勁啊,這次又讓陳立鋼這小子溜了,還有上次那大胡子,怎麽去了這麽長時間,還沒有一點消息,他該不會出事了吧?”

另一邊的陳仁傑正舒舒服服的躺在那裏,差點就睡著了,聽到李錕森的話,他懶洋洋的回答了一句:“大胡子的身手我是知道的,那個陳立鋼隻不過是個普通人,大胡子想要殺他,不是一隻手的事情嗎?”

陳仁傑翻了個身,讓自己躺的更舒服一點,然後接著說道:“你要是不放心的話

,就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吧,看看他到底把人殺了沒有?”

“好的,陳哥。”

李錕森點點頭,隨即拿起電話就打了出去,當然,這個時候大胡子的手機肯定是打不通的,因為他已經下定決心要投靠陳立鋼了,為了怕別人追查到他,他早就把該扔的東西都扔了,身上就一身衣服,口袋裏麵再裝了點錢,整個人不知道躲到什麽地方藏了起來,李錕森要是能打通他的電話,那才真是見鬼了。

“嘟嘟……嘟嘟……”

“沒人接啊!”

打了四五通電話之後,大胡子的手機一直都是無人接聽,李錕森頓時有點慌了,他從**一躍而起,坐直了身子,有些擔憂的對陳仁傑問道:“陳哥,大胡子的電話一直打不通,他該不是真出什麽事情了吧?”

“真是特麽的見鬼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3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