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行,那就這樣說定了,中午我派車去接你,我還有事情要忙,先掛了啊!”

“好的,再見!”

聽著楚二黑掛掉電話之後,陳立鋼把手機塞回口袋裏麵,一邊往回走,一邊漫不經心的想著楚二黑為什麽要找自己,按照常理來說,楚二黑應該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大忙人啊,他身邊應該多的就是處理不完的事情,怎麽會想著要找自己喝酒呢,真是有些奇怪啊!

“難道是因為陳成的事情?”

想著想著,陳立鋼眼前突然一亮,頓時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要是最近自己有什麽事情,值得楚二黑找的話,那也就隻有白天,他曾打電話給楚二黑,讓楚二黑幫忙查找一下陳仁傑的父親,也就是西林城警務局長陳成的一些情況,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情況了吧。

陳立鋼似乎還隱約記得,自己當時在和楚二黑說電話的時候,楚二黑還提到了一句,問自己是不是要對付陳成,當時他隻是一笑而過,並沒有多說什麽,看樣子楚二黑應該是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要不然的話,不會自己一回到學校,他的電話就立馬打過來了,還說要約自己聊聊。

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想通了之後,陳立鋼覺得有些感動,這個楚二黑也的確是非常的夠義氣,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處處為自己著想,擔心自己的安危,看樣子,自己以後要是有什麽好處的話,也應該多多照顧一下人家嘛。

第二天中午,陳立鋼一到下班時間,就飛快的跑到公司門外,那裏接人的車還真多,不知道哪輛才是楚二黑派來接他的呢?

不過陳立鋼的擔憂顯然是多餘的,就在他走出去公司門口沒多久,一個剃著寸板頭的黑衣大漢,飛快的小跑了過來,對陳立鋼說道:“是陳哥嗎,二哥讓我來接你!”

陳立鋼一愣,隨即便反應過來了,沒想到楚二黑的安排這麽周到,可見他手底下,都是訓練有素的人馬啊,於是陳立鋼便回答道:“好,你是二哥派過來的是吧,那行,我們走吧。”

“好的,龍少,這邊請。”

在黑衣大漢的帶路下,陳立鋼來到了停在路邊的一輛車的旁邊,雖說陳立鋼不怎麽認識車,但這輛車的外形他太眼熟了,加長型號的悍馬,估計城價沒有一百來萬是拿不下來的,而且這車似乎還經過了其他的改裝,看來楚二黑不光光是有關係那麽簡單啊。

上車之後,那幾個大漢因為都知道規矩,沒有人敢和陳立鋼說話,而別人不主動找自己聊天,陳立鋼也不好意思找別人閑扯,便從背包裏麵,掏出來一本書本,開始認真學習起來。

雖說陳立鋼的這個行為,在他自己看來是很正常的,畢竟他自己現在還是年輕嘛,應該是要以學習為主,多學習一些東西,沒有什麽不好的,而且坐在車上也太無聊了,與其把時間浪費在看風景上麵,還不如抓緊時間看看書呢,這樣兩不耽誤,多好啊。

不過他的想法雖然是好的,可是在那些帶路的大漢看起來,陳立鋼的這個行

為,有些讓他們匪夷所思,在還沒有來的時候,楚二黑就曾經交代過他們,今天要接的這個人,非常不一樣,必須要按貴賓級的規格接待,要不然的話,也就不會出動這麽豪華的車輛了。

可是眼前的這個貴賓,看上去年紀不大,最多二十出頭的樣子,身上穿的,也是一兩百塊錢的學生裝,看不出有什麽不一樣的地方,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現在那個富二代、富二代還願意刻苦讀書啊,要是陳立鋼的背景真的不一般的話,那他也太刻苦了吧?

車子開了沒多久,就到達了楚二黑所預定的酒店,坐在陳立鋼旁邊的黑衣大漢,在車停穩了之後,恭恭敬敬的對陳立鋼說道:“陳哥,酒店已經到了,二哥正在裏麵等你!”

“哦,好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3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