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的。”

在昨天晚上的時候,陳立鋼已經是分析清楚,楚二黑為什麽要找自己了,也不遮遮掩掩的,直截了當的說道:“我想你找我,應該是因為那天我讓你查陳成的事情吧?”

“沒錯,就是因為這件事情!”

楚二黑擺擺手,示意他的那些手下先退下去,等到包廂裏麵隻剩他和陳立鋼兩個人的時候,他才鄭重其事的對陳立鋼問道:“老弟,你跟哥哥我說實話,你是不是要對付陳成?”

“我是要對付他,但是還沒有想好怎麽去做!”

事到如今,既然楚二黑已經猜的八 九不離十了,陳立鋼也就不在隱瞞,便把那天大胡子來偷襲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其中他著重說了大胡子是受陳成的兒子,也就是他的學校同學陳仁傑的指使過來的,而且大胡子還是被他們從監獄裏麵弄出來的重刑犯人。

陳立鋼跟楚二黑說了這麽多,其實也沒別的意思,他就是想以楚二黑的見多識廣,豐富的江湖閱曆,能給自己出出主意,畢竟陳成好歹也是城警務局局長啊,要想把這樣的一個人弄下馬,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且陳成還有那麽深厚的高層背景,那就更加的困難了。

“嗯,原來如此!”

楚二黑在聽完陳立鋼的話之後,隻是嗯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隨後他默不吭聲的思緒了片刻的時間,這才緩緩開口說道:“其實陳成這個人我也打過幾次交道,表麵上這個人一副兩袖清風,剛正不阿,人民好公仆的樣子,事實上,稍微有點關係的人都知道,他真要像是表麵上那個樣子的話,估計他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派出所呆著呢,還能輪到他當局長?”

話說到這個地方,楚二黑站起身來,走到包廂的窗口邊上,指著窗外的一處地方,然後才對陳立鋼說道:“老弟,你過來看一眼。”

“好!”

聽到楚二黑讓自己看什麽東西,陳立鋼站起身來,信步走過去,發現楚二黑所指的方向,是一座正在興建的大樓,不過那個地方的位置,距離酒店有些遠,所以陳立鋼隻能大致看到一個輪廓,並不能看出來那個地方到底是哪裏。

既然自己不知道,那就幹脆問出來就好了,於是陳立鋼便對楚二黑問道:“二哥,那個地方是哪裏啊,怎麽看上去規模如此之大?”

楚二黑微微一笑,開口回答道:“嗬嗬,那裏就是正在興建的新的城政府大樓,據說斥資好幾個億呢!從前年建到現在,預計要到明年的這個時候,才能正式完工。”

“怪不得呢!那個地方占地麵積這麽大,還能建的起來如此壯觀的一座大樓,想來估計隻有政府才有這個實力吧!”

陳立鋼點點頭,也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感慨之意,不過當他把這句話說完之後,才發現有些不對勁,按照楚二黑的性格,他應該不會無緣無故讓自己看一座沒有建成的大樓的,他應該還有什麽更深層次的涵義在當中。

陳立鋼也不是一個笨人,相反的,他要比其他人聰明許

多,要不然的話,楚二黑也不會看中他了,願意跟他結交做朋友,所以隻是稍稍一想之後,陳立鋼便明白了,楚二黑讓他看的,並不是那座大樓,而是那座大樓所代表的東西,也就是城政府。

陳立鋼還記得,楚二黑曾不止一次的跟他提起過,陳成在政府高層的關係很深厚,這其中不光是西林城政府,上麵甚至還有省政府,乃至更高層說不定都有人,現在既然自己要表明心跡,跟陳成幹上一場的話,這無疑是場硬仗,自己得要做好充足的準備,別到時候沒有扳倒陳成,反而把自己拖下水,那可就不好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3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