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盛心中鄙夷,但是表麵上還是雲淡風輕,對陳立鋼笑道:“好了小兄弟,這些人也是職責所在,你就大人大量別和他們一般計較了。”

話好像不偏不斜,可是最後的別和他們計較分明暗示超市是不對的,陳立鋼冷哼一聲,他也不想在這個狗屁的超市裏多待,畢竟眼看就要中午,還要急著回去吃餃子,便說道:“好吧,看在丁大哥的麵子上,我們便就這麽算了,希望你們記住今天的事情,別等到日後遇到那些真正不講理的,你們想這麽痛快的解決可就難了!”

葉老弟連忙點頭,陪笑道:“好說好說!”

他從一開始的橫眉冷對,到現在的點頭賠笑,態度變化之大絕對有些令人齒冷,可是他就是這種人,卻絲毫沒有什麽自覺。

陳立鋼發了一通火之後,就帶著王可可離開了超市,本來他這幾天,因為王可可出意外的事情就很火大,現在好不容易出門散散心,又碰到這樣亂七八糟的事情,他心情能好才怪呢!

三天之後,陳立鋼獨自一人,前往省城辦事情,原本事情辦完就能回來了,沒想到在半途當中卻發生了意外,一道閃電劃過夜空,漆黑夜色下隱約可以看見一輛老舊的公共汽車,在滂沱大雨中艱難前行!

“這該死的天氣預報,這該死的路況……”

司機雙手緊握方向盤,指節因為用力而微微發白,豆大的汗珠順著他的後背,濕透了襯衫。

從省城回來,準備坐車回家的陳立鋼,此時正坐在車後排,手抓欄杆看著車窗外一道道直入雲霄的閃電,兩道劍眉有些擔憂地皺了起來。

本來下午事情辦完了,他原本晚飯前就可以回家,可誰知回家的時候卻遇上難得一見的雷暴,連高速路也發生連環車禍,不得不改道走以前那條已經有些破舊不堪的老國道。

“嘀嘀……”公交車後突然傳來一陣喇叭聲,陳立鋼回頭一看,兩條刺眼的光柱在黑暗中起伏移動,不斷逼近公交車,看樣子似乎想衝到前麵去。

可是這一條狹窄又滿地泥濘的道路,就算在白天天氣條件良好的情況下,尚不容易超車,此時這種天氣更是癡心妄想。,連續試了好幾回後,後麵的那輛小車總算是放棄了,隻能不爽地按了按喇叭以示抗議。

公交車司機隻是看了一眼後視鏡,便不再理會身後的動靜,因為前麵馬上就要到一處非常陡的上坡,一旦汽車動力跟不上,很可能會滑車,甚至引發嚴重的交通事故。平日裏開車走這條路的時候,司機尚且小心翼翼,今晚這個糟糕的天氣,更是讓人放不下心來。

快到坡道時,司機緊張地坐直了身子,麻利地換檔用力踩下油門,汽車發動機發出一陣狂躁的震動聲向上衝去,漆黑的車廂內,閃過一道道電閃雷鳴的光影,再加上不斷搖晃的車身,這一切就好像恐怖片一樣,讓人心生絕望。

隨著發動機轉速提高,汽車一開

始順利地衝上了陡坡,可是到了陡坡中間時,濕滑的路麵和較差的能見度,讓司機好幾次試圖一鼓作氣衝上坡的努力都宣告失敗。

汽車反而用一種極其尷尬的狀態,在坡道中間搖搖擺擺地打滑,上也上不成,下也下不了……要不是司機師傅高超的技術,此時恐怕已經是車毀人亡的情況。

後麵那輛小車見此情形,也有些慌了,如果前車滑下來,那他這輛小轎車恐怕也會殃及池魚,被拖累著一起跌下路邊洶湧的江水中……想想後座那位衣著樸素,剛剛才睡著的白發老人,小車司機驚出一身冷汗!

也許是眼前這個情形太過嚇人,公交車上所有乘客全都屏住呼吸,死死抓著身邊一切可以固定身體的物品,就好像自己一不小心發出哪怕一點點噪聲,也會影響汽車的安全。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3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