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陳立鋼也隻是失神了幾秒鍾,就立刻冷靜下來,衝著嶽省主微微躬身,“省主叔叔,我叫陳立鋼,救人並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還有這位司機師傅也幫了很大的忙……至於這些小傷,您不必擔心,隻是被小石子擦傷了一點,並不礙事……”

“不行,絕對不行!”還沒等嶽省主開口,身後一個剛剛登上汽車,滿頭大汗的禿頭男人,突然搶著說:“還是慎重一點,萬一是內出血,事情就麻煩了。”

嶽省主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然後轉頭對著嶽老爺子解釋,“這位是交通局的羅局長,您遇險那條路就歸羅局長他們負責。”

說這話的時候,嶽省主的聲音冷得像冰塊一樣,讓旁人聽得心中一顫!

羅局長站在嶽老爺子麵前,渾身像篩糠一樣打著擺子,臉上也擠出一副比死了老爹還難看的表情,連連鞠躬,“都是我的錯,我的錯,嶽主席……多虧您吉人天相,不然我就是死一萬次也無法彌補我的過錯!”

當羅局長得知嶽老爺子,因為那條陡坡差一點連車帶人翻入江中時,心髒簡直快要被嚇得停止跳動!如果真的出現那種情況,羅局長已經可以想象自己在牢裏悲催的後半生……

出事的這條國道,原本是城裏到省城的主幹線,可是自從有了高速公路以後,走那條路的車也越來越少,隻有公交公司為了方便周邊城鎮居民還保留著一條城際公交線路。

長期缺乏維護,使得路況越來越差,原本準備徹底整修一次的計劃,也因為羅局長自己的一點小心思而被無限期拖延下來,可是,羅局長又怎麽知道嶽主席,今晚會在這條路遇上危險!早知道如此,打死他也不敢拿著修路的錢,去建交通局那棟氣派的新辦公大樓。

“好了,你的事等以後再說……”

嶽老爺子不耐煩地大手一揮,然後又對著陳立鋼勸說道:“小陳還有這位司機師傅,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不然老頭子我今晚會擔心地連睡也睡不著!”

兩人看嶽老都說到這個份上,便點頭答應下來,跟著他們下了車!隻是陳立鋼在離開前,回頭掃了車廂裏那些嫉妒得雙眼發紅的乘客們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嘲弄的冷笑。

這件事情對於陳立鋼來說,隻是一件小小的插曲,他也沒多想,回去之後跟父母還有王可可交代了一下,便該幹嘛幹嘛,倒是嶽成道似乎對陳立鋼很有興趣,三番兩次打電話來詢問他的身體情況,把他弄的是受寵若驚。

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陳立鋼總算是明白了,想要真正把自己的事業做起來,還是得要自己出來開公司,他在藍天集團做的再好,那也是給別人打工,沒有什麽大的出息。

既然心中有了打算,再加上宋婷婷給的兩百萬啟動資金,在錢大偉的幫助下,陳立鋼獨立開了一間小小的貿易公司,並且請了他的大學同學白豔煬來管理。

這個白豔煬是個管理方麵的天才,他本來就和陳立鋼關係不錯,正好這段時間閑在家中,無所事事,兩個人一拍即合,就把公司給弄出來了,這不過人手方麵還是不足

,因為員工隻有王可可一人。

陳立鋼覺得王可可一直呆在宋家,實在是太過危險,從上次的車禍事件就能看出來,一定是有人對他圖謀不軌,反正陳立鋼目前也急需人手,就讓王可可去幫忙了。

對此王可可倒是覺得沒什麽,換份工作也好,隻不過現在公司沒有生意,她白天基本上都在發呆,沒辦法,為了打發時間,她就在夜市上麵,跟幾個朋友做點小買賣,玩的是不亦樂乎。

不過王可可不知道的是,她在夜市上賣東西的一舉一動,都被一個有心人默默注視著,這個人跟陳立鋼的關係很深,就是上次他的談判對象,香港龍雲集團總裁的兒子陳穆華。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3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