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議好了正事,兩個人一邊繼續吃著東西,一邊說起了比較輕鬆的話題,特別是馬新建在以前工作時的一些趣事,聽的陳立鋼哈哈直笑,他沒想到,向來看上去都是無比嚴肅神聖的公務員職業,居然還有這麽多奇葩的事情發生,看來真是什麽地方都不缺能人啊。

大概笑談了一個多小時,兩個人酒足飯飽,時間也不早了,馬新建便和陳立鋼打了聲招呼,說是要回去睡覺了,畢竟他明天還要去上班,作為城主,早上因為睡懶覺而上班遲到的話,傳出去可不怎麽好聽啊。

陳立鋼陪著他走了一會,直到兩個人要在路口分手的時候,陳立鋼才吞吞吐吐的問道:“我說大哥,你的臉都腫成這樣,你確定你明天可以去上班嗎?要是讓老百姓看到話,影響得有多不好,他們還不知道你頭天晚上去做什麽了呢!”

“這有什麽,我晚上回去敷一個晚上的冰袋,第二天早上起來,肯定能消腫!”

馬新建不以為意的擺擺手,很是豪邁的說道:“再說,你確定你平常能看到我嗎?”

“這倒也是!”

陳立鋼點了點頭,深以為然的說道:“我想等我下次見到你的話,你這臉估計也好的差不多了吧!”

馬新建拍了拍陳立鋼的肩膀,說道:“放心吧,肯定沒事的!介紹信我明天一早派人送到你家,你拿著它,就能去鋼廠上班了!對了,這個介紹信不能以我的名義開,要不然那些人會察覺到什麽,反正別人到時候問你什麽,你見機行事就可以了!”

“那行,就這樣吧,大哥,我先走了,你回去的時候也小心點,別再摔跟頭了!”

陳立鋼跟馬新建打了聲招呼,便從路口的另一邊回家了,而馬新建在目送他離開之後,才緩緩吐出一口氣,自言自語道:“這世上就是心懷鬼胎的人太多,那些蛀蟲枉活了這麽多年,到頭來居然連個毛頭青年都不如,這是可悲啊!”

還有一句話馬新建沒有說出來,那就是既然大廈將傾,沒有辦法挽回了,那麽他幹脆就幫著推上一把,讓鋼廠以更快的速度倒下去,正所謂不破不立,破後而立,或許一次性把那些人都清理幹淨,才是最好的選擇。

至於陳立鋼則是他選定好的未來鋼廠接班人選,隻不過現在的陳立鋼還是個初出茅廬的無名小卒,要是他可以在接下來的重重考驗當中,能安安穩穩的走下去,那麽未來肯定會有一飛衝天的機會,隻不過這樣的機會他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陳立鋼很馬新建分開之後,便急匆匆的往家裏麵趕去,在外麵耽擱了這麽長時間,要是他還不回去的話,估計家裏麵的爸媽要開始著急了,他是個孝順孩子,能不讓父母操心的時候,還是盡量不要。

陳立鋼的家位於西林城東城區一棟老式的樓房之中,他們家的房子,還是他爺爺在世的時候,從鋼廠裏麵

拿到的福利房,麵積很大,足足有兩室三廳,隻不過年代稍微久遠一點,樓房表麵經曆風風雨雨,已經破爛不堪。

快步跑上四樓,陳立鋼掏出鑰匙,打開防盜門,進去之後,發現父母正坐在那裏看電視,見陳立鋼一頭竄了進來,母親張卉蘭趕緊站起來,對他說道:“回來了,哎呀,你怎麽一身的酒氣,又在外麵喝了不少吧?”

“媽,我剛好碰到了幾個好朋友,就順道搓了一頓,真沒喝多,我先去洗澡啦!”

陳立鋼怕母親說自己,便急忙敷衍了一句,然後到自己的房間,拿起一大堆換洗的衣服,以極快的速度衝到衛生間裏麵,開始在那裏稀裏嘩啦的洗澡,動靜鬧的非常大,聽的張卉蘭是直搖頭。

張卉蘭看看衛生間裏麵的陳立鋼,在看看沙發上麵,正翹著二郎腿,悠然自得看電視的陳力德,頓時沒好氣的對陳力德說道:“我說你是怎麽當人家爹的,沒看到兒子這麽晚才回家,還喝成這副樣子,你就一點不擔心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