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錢山河連忙小跑著,往陳立鋼的院子方向奔去,等他跑到院門口的時候,發現院門已經大開,陳立鋼正氣定神閑的站在院子當中,開始晃晃悠悠的打拳了。

見錢山河慌慌張張的跑過來了,陳立鋼眯著眼睛問道:“我說老錢啊,這一大早的,你有什麽事情啊?跑的這麽匆忙!”

“嘿嘿,那個,陳先生,事情是這樣的……”

錢山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便把法老板早上要開庭問案的事情,跟陳立鋼說了一遍。

陳立鋼聽完之後,也是很感興趣,這老板老爺開庭,他還從來沒見過呢,既然碰巧今天趕上了,那就非要去見識一番,開開眼界不可。

想到這裏,他也懶得去打什麽拳了,急忙吩咐伺候他的下人去準備早飯,等早飯送來之後,他就和錢山河兩個人,在院子裏麵三兩口吃完後,徑直出了別墅,往法院的方向走去。

由於是對開庭很有興趣,陳立鋼那是跑的飛快,差點沒把跟在後麵的錢山河給累趴下,不過當他趕到法院之後,才赫然發現,原來法院門前早就站滿了圍觀的百姓了,整個門口可以說的上是水泄不通,根本就擠不進去。

看到那麽多人擠在門前,陳立鋼有些傻眼了,他對錢山河問道:“老錢,這是怎麽回事?我們都來的這麽早了,怎麽這裏都已經站滿人了,難道他們從昨天半夜就開始在這裏占位子了嗎?”

“嗬……嗬……”

錢山河大口大口的喘了幾口氣,才吞了吞口水,說道:“陳先生,你不知道,我們這裏的法老板,脾氣很奇特,說好聽點就是做事一板一眼,一絲不苟,說難聽點就是固執、古板、死腦筋。他在開庭問案的時候,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開庭之後,任何人不得喧嘩,連說話都不讓,更別說大呼小叫的往門口擠了,所以有些人要是想看他開庭,那就必須趁早來把位置占好。”

陳立鋼微微一笑,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們的這個法老板大人,倒是挺有原則的嘛!”

“可不是嘛!上次就有一個外地來的過路商人不懂事,在開庭的時候,一個勁的往前擠,結果法老板大人當場就發火了,直接判了他一個藐視法庭,拉下去就給罰了五千,那個樣子別提有多慘了!而且啊……”

話說到一半,錢山河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然後才小聲說道:“而且今天大家都知道,趙焱老兒又撞到了楚先生的手上,這麽精彩的事情,怎麽可以不前來一睹為快呢!所以今天來的人,比往常任何時候都要多啊!”

聽到這話,陳立鋼搖搖頭,很是無奈的說道:“看來你們平日裏的生活也過的挺無趣的嘛!”

“誰說不是呢!也隻有這個時候,像我這樣的平民老百姓,才能算是有樂子可看了!”

錢山河一邊說著話,一邊環顧四周,發現的確是已經擠不進去了,便哭喪著臉說道:“可是如今我們連法院的門都進不去,這就是有樂子,我們也看

不到啊!”

“是嗎?”

陳立鋼皺起眉頭,隨意的到處看了看,決定得想個辦法,一定要進去見識一番,剛巧在這個時候,昨天一直跟在楚二黑身後的小警員六子,正匆匆忙忙的從外麵走來,他便立刻喊道:“喂!六子兄弟!六子兄弟!這裏!這裏!”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4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