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大家都低頭坐在那裏,悶不吭聲的不說話,陳立鋼微微一笑,開口安慰楚二黑道:“算了,二黑哥,這件事情我昨天下午不就跟你分析過了嗎,那趙焱老兒做這樣的事情,可謂是順風順水,手到擒來,隻不過這次是殺人大罪,可能要麻煩一點,但對於他來說,也應該不是什麽大事,最多多費一番手腳,想要扳倒他是不可能的!”

“唉!是啊!”

聽到陳立鋼的話,楚二黑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後才一臉頹廢的說道:“陳先生,這事情果然不出你所料,趙焱那老家夥真的做到的,隻是我不甘心啊,我沒曾想到這次的事情,最後居然這麽輕輕鬆鬆的就讓他翻回去了,難道我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嗎?”

“這也不盡然,諸位……”

陳立鋼站起身來,給眾人加油打氣道:“俗話說的好,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趙焱老兒壞事做多了,總有一天會露出馬腳來的,你們大家隻要齊心協力,不急不躁,肯定是能逮到機會,把他扳倒的,大家堅持下去啊!”

“陳先生說的沒錯!”

似乎是被陳立鋼的一番話打動了,六子第一個跳起來說道:“我們大家不能放棄,反正栽在趙焱老兒的手上也不是第一次了,這算不得什麽,隻要我們能孜孜不倦的追查下去,一定會把這個偽君子繩之以法的!”

眾人紛紛點頭道:“好!堅持下去!”

楚二黑看到自己的眾位弟兄們,終於是打起精神來了,這次稍稍鬆了一口氣,然後很是感激的衝著陳立鋼拱了拱手,他最怕的就是經過數次的失敗,所有人的氣勢都被消磨幹淨了,隻要大家心裏麵還有一股,不服輸的骨氣在,哪怕是再失敗幾次又何妨呢?

他相信,他會有機會扳倒趙焱的,這隻是時間的長短問題,而且他也相信,有了陳立鋼在後麵三不五時的提點,這一天應該不會太遠!

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陳立鋼算是對整個城裏麵的狀態,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整個城當中,最有權威的,當然就是法老板聶龍,隻不過這人腦子不太好,不提也罷。

而接下來的,就是楚家和趙家,楚家現在是楚二黑當家主,他本人又是一方首領,可以說的上是發展的風生水起,很是看頭,而趙家的趙焱老頭,則是勝在老謀深算,心計過人,再加上拉攏到了張家的四個強力打手,完全可以跟楚二黑分庭抗爭,甚至有時候還能小勝一籌。

陳立鋼最近這幾天所做的事情就是,整天獨自一個人在街上閑逛,因為他想在這裏插上一手,發展一小塊屬於自己的地盤。

這天晚上,陳立鋼跟往常一樣,從外麵逛完之後,一邊想著今天的所見所聞,一邊漫不經心的往別墅走去,對於怎麽在這裏發展,他心中已經打好算盤了,那就先從囤積土地開始。

要知道,不管是在什麽朝代、什麽地方,這買賣土地是不可能虧本的,特別是潛力如此大的地方,說不定哪天一躍而起,城裏當中,包括

城附近的土地,身價翻上十倍可能都不止,那倒不如趁現在的地價還不是很高,先偷偷的囤積起來一大塊,到時候不管是賣給別人,還是自己蓋房蓋屋,總是能賺上一大筆的。

陳立鋼越想越覺得這個計劃可行,便不由得加快了腳步,想要回去找錢山河和楚二黑他們商議一番,畢竟他們才是這安陵城真正意義上的地頭蛇,有些事情多聽聽他們的意見,準沒錯,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正當他快要走到別墅附近的時候,一場早就策劃好的偷襲,正在暗中等著他。

別墅不遠處的一個陰暗角落當中,上次栽在陳立鋼手上的張家四兄弟,正一臉凝重的守候在那裏,像是已經埋伏好陷阱的獵人,等著獵物自己主動上鉤。

張四胳膊上的傷,在張大的調理下早就已經好了,隻不過這家夥性子很急躁,是個閑不住的人,還沒等到片刻鍾的功夫,就有點不耐煩的對張三問道:“三哥,你確定那個姓陳的小子,今天晚上會從這裏經過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4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