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四點點頭,便跟張三一起,架起昏倒的陳立鋼,趁著夜色往城外跑去。

“哎喲嗬,我這是在哪……”

陳立鋼覺得自己很倒黴,按道理說他應該是對於身旁的敵人,或者是潛在的危險什麽的,心中早就應該有提防之心,不會這麽輕易的陰溝裏翻船才對。

可偏偏事情就有這麽蹊蹺,張家四兄弟設的局實在是太巧妙了,而且就算他再厲害,也是雙拳難敵四手,被四個功夫不弱的大老爺們一擁而上,甚至還用出了漁網陣,想不中招都難啊,他連屁都沒放一個,就這麽被打暈了過去,這讓他認為自己的麵子算是丟盡了。

最關鍵的是,當他醒來的時候,才忽然發現,自己居然躺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那裏烏漆抹黑的,完全看不到都有些什麽東西,隻有透過微弱的星光,才讓他意識到,這裏是一個荒郊野外。

“不是吧?我隻是被打暈了一下,有必要被人扔到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嗎?真是的……”

陳立鋼嘟嘟囔囔的罵了一句,然後便站起身來,想要到附近找找出路,看看能不能離開這裏,同時他也在心裏麵暗暗發誓,別讓自己逮住那些偷襲自己的人,要不然的話,非要把他們大卸八塊不可!

其實早在陳立鋼意識到自己被算計的時候,心中就隱約找準目標了,畢竟他初來不久,並沒有跟什麽人結怨,而且他對於張家四兄弟的一些招式,他也是非常的熟悉,剛好偷襲他的又是四個人,這還有什麽好說的,就是姓張的四個家夥,肯定沒錯。

不過現在卻不是想著報複別人的時候,得先想辦法回到城裏麵,再去找張家四兄弟的麻煩,可就在他勉強站起來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身上傳來一陣陣鑽心的疼痛,那個感覺就像是有人在拿刀子慢慢割肉一般,痛能忍得住,但是行動力完全沒有了。

見此情形,陳立鋼知道自己應該是受傷了,好歹他也是個高手,對於人身體的構造,特別是自己的身體,還是十分了解的,當下便坐在那裏,慢慢摸索著給自己檢查起身上的傷勢來。

“頭沒事,脖子沒事,手、胳膊也沒事……呃……肋骨斷了兩根,兩條腿都有輕微骨折,腳也腫了起來!這四個王八蛋真是夠狠的啊,把我打暈扔到這裏來也就算了,還要把我毒打一頓!不過還好,起碼命是撿回來了,你們都給我等著,我一定會十倍奉還給你們的!”

檢查完身體之後,陳立鋼才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看這情形,自己要是認真修養的話,起碼得有十天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好起來,可問題是這裏這麽偏僻,四周又不像是有人居住,自己能拖著重傷的身體,找到個安全的地方,慢慢養傷嗎?

坐在那裏稍微喘了口氣,陳立鋼覺得自己得有所行動了,再這麽拖下去不是辦法,要不趕緊找個有人居住的地方,自己說不定還沒等到治傷呢,要是先去給那些豺狼虎豹什麽的當夜宵了。

畢竟這裏是荒郊野外的,而且又是大晚上,難保不會有什麽夜裏麵出來覓食的野獸經過,自己受了

傷,身上還沾了一點血腥氣,要是把那些要命的家夥招惹過來的話,就真的玩完了。

想到這裏,他開始用緩緩爬行的方法,認準一個方向,小心翼翼的往前麵爬去,反正自己也不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往哪個方向都一樣,隻希望能碰到個好心人就好了。

就在他還爬了不到兩步的時候,突然從前方的黑暗處,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那個聲音像是有人在走路,又像是什麽動物在撥草一樣。

“完了完了!這些死定了!”

陳立鋼心中大呼死定了,很明顯,這麽黑的天,又是在荒郊野外的,是不可能有閑著沒事幹的人,跑過來郊遊的,而前方那玩意,居然能在走動間,發出這麽大的動靜,它的體積應該是不會太小。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4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