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聽到陳立鋼的話,還沒等到孫林遠開口,他老師便歎出一口氣,搖搖頭說道:“看樣子這段時間不安生,那些宵小之徒,也是忍不住了吧!”

“大叔,你這話說的可真有意思,什麽不安生,現在好歹咱們也是安居樂業的時候,怎麽能叫不安生呢!”

陳立鋼覺得自己這日子過的還挺不錯的,而且城裏的老百姓生活都還可以,便按照自己的想法,反駁了中年大叔一句,然後才像是想起來什麽,皺著眉頭問道:“對了,大叔,為什麽你和孫林遠會穿的這麽奇怪?你們是沒有衣服穿還是故意要穿成這樣?”

一聽陳立鋼說自己穿的奇怪,向來都是喜歡爭強好勝的孫林遠可就不幹了,他立馬回嘴道:“什麽叫我和老師穿的奇怪?我告訴你,這衣服可以老師特製的,不僅冬暖夏涼,還能防蟲防毒呢!老師可是找遍了整個山頭,才找到隻能做兩件的材料哦!”

“等一下,你說什麽?”

陳立鋼一愣,他完全被孫林遠的話搞懵掉了,於是便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才開口說道:“那這裏是……”

沒等他把話說完,孫林遠搶著說道:“這裏是山腳下的亂葬崗啊!你難道沒來過嗎?還是說你不是我們這裏的人?不過好像城裏的人都不敢到這裏來,說不定你真是從別的地方過來來的呢!”

“亂葬崗?”

陳立鋼狠狠的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孫林遠的話讓他感覺很是頭大,這張家四兄弟果然夠狠,整個城裏的人都怕來這裏,他們倒好,把自己打暈也就算了,還大半夜的扔到這裏來,這仇算是結大了!

“哎喲喲……”

似乎是自己的動作太大,又把身上的傷口給牽扯到了,陳立鋼不由得疼的哎哎直叫喚,

一直走在前麵的中年大叔,聽到身後的動靜,回頭一看,發現他似乎很是痛苦,便立馬從身上抽出來一根手指長短的銀針,隨手紮在了他的頭上。

“哎呀,大叔,你這紮針的手法挺高明的啊!”

被中年大叔一針紮下來,陳立鋼頓時就感覺不到痛了,便隨口誇獎了一句,以表示自己的敬佩之意。

沒想到那個中年大叔卻完全不領情,隻是不冷不熱的說道:“沒什麽,這隻能暫時讓你感覺不到疼痛,等下我把針拿掉之後,那個感覺會加倍湧現出來的!”

“不是吧?大叔,你有沒有必要這麽直白啊!”

陳立鋼哀嚎一聲,倒不是他怕痛,以前他受傷都不知道受過多少次,幾根骨頭斷了還是可以忍住的,他隻是感覺太無聊了,想要找個話題跟這師徒二人聊聊天,拉拉家常而已,不過這大叔好像沒什麽反應,又自顧自的往前走了,讓他頓時一陣氣餒。

倒是孫林遠這個做徒弟的,看到自己的老師有些不近人情,便很是不好意思的笑道:“嗬嗬,那個,你別往心裏去啊,我老師就是這樣的人,他的性格一向都是如此,我早就習慣了,你跟他相處久了也會習慣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4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