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力德兩眼一瞪,昂著頭很是驕傲的說道:“在鋼廠上班怎麽了?有什麽不好的地方嗎?兒子跟我在一起上班,我多多少少還能照顧他一點,而且有我看管著,他不會走彎路,這很好嘛!”

張卉蘭想了想,有些猶豫的說道:“好是好,就是……”

都老夫老妻這麽多年了,對於張卉蘭的想法,陳力德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點,他歎了一口氣,說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麽,現在鋼廠據說效益不是很好,你怕兒子在裏麵上了幾年的班,最後錢沒掙到多少,反而是把時間浪費掉了是吧?”

“嗯。”

張卉蘭點了點頭,隻是輕輕的嗯了一聲,哪個當媽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況且作為鋼廠的老職工,對於廠裏麵的一些情況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現在廠裏麵是風聲鶴唳,什麽事情都講不準,搞不好的話,陳立鋼就要在裏麵混上幾年,最終一事無成,張卉蘭自然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兒子掉入火坑的。

陳力德掏出煙來,點燃之後,緩緩的抽了一口,可以看的出來,張卉蘭的擔憂,正好也是他心中所想的,隻不過作為一個鋼廠的老職工,對鋼廠那份深厚的感情可不是假的,兒子能跟他一起上班當然是好事,可是萬一耽誤了兒子的前途,那後果就嚴重了。

一根煙抽完,陳力德心中終於是有了決定,他把煙頭掐掉,對張卉蘭說道:“先這樣吧,既然兒子想去鋼廠上班,那就讓他上著,萬一到時候不行的話,他再走也不遲,你看怎麽樣?”

“那就隻能隻好這樣了!”

張卉蘭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陳力德的想法,兩個人又說了一點其他的事情,才關上電視,回房睡覺,這一夜一家三口是各有心思,估計誰都沒有睡好,不過第二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最起碼對於陳立鋼而言是這樣的。

第二天一大早,陳立鋼還在半夢半醒當中,他的房門便開始叫喚了。

“砰砰砰!”

“小鋼,趕緊起來,你的介紹信來了!”

聽到陳力德在外麵說這話,本來還睡眼惺忪的陳立鋼,立刻睡意全無,他從**一越而起,套上外套,小跑出房間,對陳力德問道:“爸,哪呢?我的介紹信在哪呢?”

陳力德把手中的一個信封遞給他,說道:“喏,這呢,送信的人把信留下就走了,你自己看看吧!”

“是嗎?”

陳立鋼心不在焉回答了一句,便迫不及待的打開信封,把裏麵的信掏出來仔細的看了看,發現這確實是一份,介紹自己到西林鋼廠業務部門上班的介紹信,而且署名是一個叫孫睿清的人,看樣子馬新建是把準備工作都做的妥妥當當的,隻要他拿著介紹信去上班就行了。

陳立鋼指著介紹信上的署名,對陳力德問道:“爸,這個孫睿清是誰,我怎麽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孫睿清?”

陳力德皺著眉頭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