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勇才點點頭,算是肯定了陳立鋼的說法,然後他接著說道:“我問了局裏的一些老同誌,他們都說當年這件事情鬧的很大,可以說是轟動一時,連我們去辦案的民警都有死傷。有人說這是連環殺人狂魔做的,為的是報複社會,也有人說是出於怎麽詛咒,有鬼怪作祟,反正當時是鬧的滿城風雨,沸沸揚揚的。”

宋婷婷迫不及待的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嘛,嗬嗬!”

話說到一半,胡勇才微微一笑,說道:“後來當然就是這麽不了了之了,既沒有抓到凶手,受害人家裏麵幾乎是死絕了,也沒有苦主出來喊冤,再加上警局也有人員傷亡,大家都不願意再去那個鬼地方,在經過一段時間後,這件事情漸漸的平息下來,大家都選擇性的忘記了。”

“原來如此!”

陳立鋼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道:“殺人狂魔這個說法倒是挺靠譜的,可是這個詛咒是怎麽一回事,既然大家都這麽說,我想不是空穴來風吧?”

“這我怎麽知道!”

胡勇才兩手一攤,很是無奈的說道:“我又不是神仙,我隻是個小警員,而且當年又不是我辦的案子,我怎麽知道會有這樣的說法?不過我聽他們說,當時這個說法也曾經傳揚了一時,不過最終卻是被相關部門以宣揚封建迷信的理由,給壓製了下去,後來時間一長,自然就不會有人再提起這個。”

“嗯,那行吧,我大概都知道了,這些照片我會好好看的!”

陳立鋼一邊說著話,一邊把照片塞到了袋子裏麵,而胡勇才還不忘叮囑他道:“你可千萬記住,這是絕密文件,不能流落出去,要不然我們兩個人都吃不了兜著走!”

“我知道!”

陳立鋼把照片收拾好,很是爽快的答應了一句,隨後兩個人就分道揚鑣,各自回家了,胡勇才要忙案子,陳立鋼要急著看照片,兩個人心中都有事情,這訂好的包廂,連飯都沒有來得及吃,就這麽散了。

回到家裏麵之後,陳立鋼也顧不得再跑出去吃飯了,隻是打開冰箱,把能吃的東西,都找了出來,然後把那一百多張照片,按照時間順序,整整齊齊的排放在地上,就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著那些照片,他把不重要的都收了起來,隻留下了那十來張重要的,然後躺在**,開始看了起來。

其實事情的大致內容,剛才在餐廳的時候,胡勇才都跟他說了,他也知道當時在璋雲縣發生了什麽,無非就是那一係列的凶殺案,而且這些案子看上去十分的有關係,畢竟凶手的作案手法極其相似,都是異常的凶狠殘忍,至於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從這些檔案裏麵,分析出來自己需要得到的線索,然後把它們串聯起來,最後得出結論。

隻要他的分析方向是對的,那麽在宋婷婷身上發生的那一係列事情,就都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了,最重要的是,這件事情想要扯淡解決的話,估計還得再回璋雲縣一趟,要不然宋婷婷的心結永遠無法打開,她很可能一輩子都要這樣了。

“凶殺案,證人,證物……”

陳立鋼一邊看著照

片上麵的檔案文字,腦子飛快的轉動了起來,漸漸的把整個事件串聯成了一條線,在他的潛意識當中,並沒有覺得這真是什麽恐怖的詛咒,他下意識的認為,宋婷婷是在回璋雲縣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後心靈受到了打擊,才會性格大變,並且越來越可怕。

“原來是這樣!”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5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