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夠之後,馮揚名才很有感慨的點頭道:“嗯,不得不說,你確實是挺有眼光的,這老神棍雖然平日裏喜歡坑蒙拐騙,偷偷做些不幹不淨的小動作,但人品還算馬馬虎虎,不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要不然我早就讓他在牢裏麵過上一輩子了,還容得他快活到現在嗎?”

馮揚名的一番話,說的韓大遠是冷汗直冒,嚇得他隻能唯唯諾諾的,連道馮大隊長大人有大量,當然,他也不禁在心中暗自慶幸起來,幸好自己平時算是小錯不斷,大奸大惡的事情是一件都沒幹,要不然早就死翹翹了,進牢裏麵呆一輩子,那可是比死還要慘啊!

“行了!”

馮揚名擺擺手,示意韓大遠安靜下來,才接著說道:“既然你收了陳先生的錢,那以後就跟在陳先生後麵,給他鞍前馬後的跑腿吧,你現在回去收拾一下,往後就跟陳先生一起,住到我的府上吧!”

“真的!那、那我就多謝馮大隊長了!”

聽到馮揚名這麽一說,韓大遠自然是喜出望外,住在馮家的話,那就表示自己吃喝拉撒是有人照顧了,不用再去為混口飯吃而發愁,這一切都是托了陳立鋼的福啊,他在心裏麵,對於陳立鋼的忠心,又是稍微多了那麽一點點,雖然增加的不是太多,但日積月累之下,遲早也會變成死忠之人的。

“嗯,去吧去吧,動作麻溜點啊!”

馮揚名揮揮手,把韓大遠打發回去收拾東西之後,才和陳立鋼在那裏聊起省城的一些事情來,畢竟以後陳立鋼是要常住在這裏了,對於這城裏麵的一些情況,還是多作了解的好。

從馮揚名的口中,陳立鋼得知,這省城是最靠近北方的一座大城,出了省城,再往北方行走的話,就會進入一望無際的極北大草原當中,那裏可是遊牧民族的地盤,對於所謂的中原人士,並沒有那麽友好。

有些膽子大的商人,就瞅準了這中間的差價,組織起一個商隊,把中原和草原兩地的土特產開始來回倒騰,往往奔走一趟,就有數十倍的利潤,進而連帶著隻是一座省城,規模都逐漸的擴大起來,比一些沿海大城市還要氣派。

尤其是鋼鐵行業,對於草原上的牧民來說,他們想要學會鹽鐵技術實在是太難了,而日常的放牧、生活中,鋼鐵製造的各種工具又是必不可少的。

因此,陳立鋼如果能打通西林城鋼鐵公司與草原牧民的商路,那麽別說將鋼鐵公司帶出破產倒閉的泥潭,就是發展得蒸蒸日上,也不是什麽天方夜譚了。

隻不過,僅僅隻能提供優秀的鋼鐵製品,根本就沒法獲得牧民們的信任,自古商戰不分家,在草原貿易、鋼鐵貿易領域更是如此。

“不瞞你說,想要涉足這塊兒生意的人多得很,俗話說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人多了吧,各種奇葩也就蹦躂出來了。”馮揚名吐出一個煙圈,無奈地笑了笑。

聽馮揚名這麽說,陳立鋼心中也有了數。

“多謝提醒,那些

下三濫的人,我的確遇到過不少,我會處理妥當的……當然了,還得請老兄多多關照……”

馮揚名拍著胸口說道:“嗯,陳老弟,你放心,你盡管在我家裏麵安頓下來,每天山珍海味我不敢保證,但是飯菜肯定管飽,哈哈哈哈!”

陳立鋼也樂道:“哈哈!好啊,那就多謝馮大哥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5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