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這小警員說起話來如此的口無遮攔,馮揚名眉頭一皺,很是不悅的說道:“四子,說話注意點,即使現在在場的都是自己人,你也不應該這麽失態!”

那個叫四子的小警員,對於周海的怨氣比馮揚名本人還要深,他沒有考慮那麽多,依舊是不管不顧的說道:“大哥,本來就是嘛,前年他因為販賣假藥,被我們抓住馬腳之後,居然花錢找人頂罪,結果那個頂罪的人判了二十年,而這老家夥一點事情都沒有!還有去年,他兒子因為跟人在喝酒之後,一言不合,放火燒了別人的房子,他還是找人頂罪,還有還有……”

四子對於周海的所作所為那是相當了解,一口氣就說了好幾件,聽的陳立鋼是目瞪口呆,在心中直道自己長見識了,沒想到在這裏,居然也有這樣極品的人存在啊!

“行了,你說夠沒有!”

似乎是被四子所說的那些事情,勾起了自己心中很不愉快的往事,馮揚名怒氣衝衝的說道:“人家有錢,人家肯花錢找人頂罪,你有什麽辦法?不過,這次他兒子當街殺人,而且還有那麽多人看見了,我就不信還扳不倒他!”

陳立鋼在心中盤算一番後,滿是疑惑的開口問道:“那個,馮大哥,既然周海還有他的家人做了那麽多壞事,局長難道就不管一管嗎,哪怕是有人頂罪,他也不可能什麽事情都沒有吧?還是說局長本身跟他的關係很好,從而願意去包庇他?”

“這話可不能亂說!”

本來陳立鋼隻是把自己心中的一些疑惑隨口問了出來,沒想到四子卻一口反駁道:“我們這裏的局長聶局長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好老板,他是不可能去包庇周海的!隻是,唉,聶局長這人什麽地方都好,就是有時候太過於迂腐,什麽事情都要講真憑實據,要不然周海牢底早就坐穿,還能在外麵快活到現在嗎?”

“好了,四子,聶局長做事自然有他的想法,不是你可以在私底下可以多嘴多舌的!”

馮揚名先是狠狠的瞪了四子一眼,示意他閉嘴,然後才對陳立鋼說道:“不好意思,陳先生,讓你見笑了,你剛到這裏,就碰到了這檔子事情,真是抱歉!”

“沒事的,馮大哥!”

陳立鋼擺擺手,讓馮揚名別往心裏去,接著開口問道:“馮大哥,照四子剛才的話,那個叫周海的老頭,他不是一個惡貫滿盈之人嗎?怎麽這裏的老百姓,還會稱他為大善人呢?”

沒等馮揚名開口,四子又搶著回答道:“還不是因為那個老頭有錢,他三不五時的拿出點小錢,讓人去修橋鋪路,救濟孤寡,所以才弄到了這樣的好名聲,其實他私底下不知道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隻是這老家夥太狡猾了,我們一直都拿他沒辦法,要不然我早就收拾他了!”

“哎!是啊!”

事到如今,四子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馮揚名也就不再藏著掖著,很是直白的說道:“說起來,我馮家,跟周老兒的周家,在省城這小地方,都

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不僅如此,我們兩家還是世仇,從祖上開始,就不斷的明爭暗鬥,想要扳倒對方,到了我這一輩,都不知道是多少代了!”

韓大遠也跟在後麵補充道:“關於你們兩家的事情,我也聽說過不少,反正從很久以前開始,在街麵上就流傳出來這樣的說法,說你們兩家因為一點小事不和,然後就起了摩擦,甚至到最後還鬧的不可開交,至於是什麽事情,我就不大清楚了。”

“什麽因為小事不和起摩擦,那都是騙人的鬼話!”

自己家的事情,馮揚名這個當事人肯定是最清楚不過的,他搖搖頭,說道:“還不都是讓省城這一畝三分地給鬧的,你們大概都聽說過,這一山難容二虎,省城本來地方就不大,有一家撐場麵就足夠了,那個時候周、馮兩家都借著跟草原人做生意,迅速的發展起來,最後狼多肉少,利益分配不均勻,能不打起來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5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