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先跑進去,應該是跟那個姓陳的主管說,自己是孫部長介紹來的,要多多照顧,可是陳主管是個死腦筋,才不管來人是誰介紹來的,一定要按他的規矩上班,兩個人沒談攏,陳主管這才提高嗓門,說了那麽一句話,並不是有意要針對陳立鋼的。

“我這算不算是城門失火,我自己就是被殃及的池魚呢?”

陳立鋼剛剛想通這一點,那間小辦公室裏麵的陳主管就陰沉著臉,推門走了出來,他是個五十多歲的小老頭,帶著一副很大的老花眼鏡,頭發梳的一絲不苟,身上的衣服也是整整齊齊,讓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平常行事作風,非常嚴謹的人。

相比起禿頭大叔來,陳立鋼覺得自己還是喜歡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因為這樣的人可以說的上是君子,哪怕是得罪了他,他會公私分明的對待你,不會在公事上麵給你找麻煩,而那個禿頭大叔就不一樣,別看他嘻嘻哈哈的,誰知道他背地裏在想些什麽東西呢!

見陳主管出來了,陳立鋼急忙鞠躬問候道:“陳主管,你好!”

“嗯,你好!”

一看陳立鋼這麽有禮貌,並不是那種靠著長輩關係,就肆意妄為,眼高於頂的紈絝子弟,陳主管的臉色這才好了一點,他點了點頭道:“小陳啊,你叫我陳叔就可以了,這裏的人都這麽叫我,跟我過來吧。”

陳主管把陳立鋼帶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那裏有一張小小的辦公桌,看上去好長時間沒人用了,不過卻是被打掃的幹幹淨淨的,陳主管指著桌子,對陳立鋼說道:“這張桌子就是你以後的辦公桌了,不過我們業務部的,基本上一天到晚都要在外麵跑腿,有也等於沒有,你倒是可以放一點常用的私人物品。”

“好,我知道了!”

對於那張小辦公桌,陳立鋼還是十分滿意的,他剛才在走過來的時候,發現這裏的辦公桌像是一個大雜燴,什麽樣的桌子都有,似乎不是統一購進的,而是一張張從別的地方搬過來的一樣。

似乎是看出來陳立鋼心中的疑惑,陳主管微微一笑,解釋道:“這裏是亂了一點,你別介意,反正你一天也在這裏呆不了多少時間。”

陳主管對著辦公室四周一比劃,接著說道:“這裏的桌子、椅子,以及其他的辦公用具,都是我從別的部門要過來的。你也知道,有些常年坐辦公室的部門,他們的辦公設備淘汰的非常快,用不到兩年就得換新的,而我們這裏的辦公設備,一年到頭也用不了幾次,買新的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就挑那些能用的,讓人給弄到了這裏,倒是能省下不少的經費呢!”

聽到陳主管的話,陳立鋼原本還十分輕鬆的心中,頓時肅然起敬,這才是一個真正省有企業老員工該有的想法,雖說購買辦公設備都是省內的錢,但是省內的錢也是錢啊,能省一點難道不好嗎?

不像有些人,對省有資產根本就不知道

心疼,公費出去的話,吃的喝的用的,基本上都要最好的,反正能報銷嘛,他們的想法就是,省內的錢,誰用不是用呢,正是有了這樣的人,偌大的西林鋼廠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看樣馬新建這個城主一點都沒說錯,再這麽搞下去,鋼廠真的離破產倒閉不遠了。

這邊陳立鋼還在心中感慨萬千呢,那間小辦公室裏麵的電話突然想了,陳主管急忙轉身走了回去,抓起電話說了一大通,然後皺著眉頭走出來,環顧一下辦公室,這才發現剛才還在聊天的那些人,不知道什麽時候都走了,整個辦公室裏麵,隻有他和陳立鋼兩個人。

陳立鋼把自己的一些常用物品,在辦公桌上麵放好,等他轉身的時候,發現陳主管正一臉苦惱的看著自己,便很是奇怪的問道:“陳叔,怎麽了,是有什麽事情嗎?”

“哦,那個,咳咳……”

陳主管捂住嘴巴咳嗽了兩聲,小小的緩解了一下尷尬的氛圍,才一臉嚴肅的說道:“小陳啊,是這樣的,剛才藍天集團打電話過來,讓我們這裏去個業務員,跟他們拿份資料回來。隻是你也看到了,這裏的人都出去跑腿了,隻剩你一個人,所以……”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