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陳立鋼的這番分析,那可是一點破綻都沒有,甚至是非常的合情合理,這讓馮揚名心中一個激靈,頓時覺得是自己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對於周海這樣的老狐狸,他打交道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陳立鋼說的那些事情,周海是真有可能做出來的,而且也願意有人肯去這麽頂罪,照這麽算來,當街殺人什麽的,也就不算什麽了。

四子很不甘心的說道:“可是、可是……他兒子殺人,有好幾個人的都看到了,我就不信,他們……”

沒等四子把話說完,陳立鋼就毫不留情的開口打斷道:“要是我每人給他們十萬塊錢,讓他們當堂翻供,說自己什麽都沒看到,你說會不會有這種可能?你認為是大把大把白花花的錢重要,還是為了自己心中那點可悲的道德良心,從而肯當場指證周老兒的兒子重要呢?好好想想吧,四子兄弟!”

“這……”

四子沉默不語,馮揚名也是一臉的無奈,陳立鋼的一番分析,把他心中的那點得意之情,早就打消的一幹二淨,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要想借著這次的事情,扳倒周老兒看來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現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看看周老兒到底會出什麽招,自己再見招拆招,隨機應變吧。

不過對於陳立鋼這個年輕人,馮揚名倒是打從心底的十分佩服,無論是開口說話,還是分析事情,都是那麽的有條有理,而且還能看的那麽遠,最重要的事情,他居然還是剛剛來到省城,對於這裏的一起都不是很了解,都能把事情看的那麽透徹,假以時日的話,他必然不是池中之物,可以一飛衝天啊!

“唉!”

馮揚名站起身來,長歎一口氣,隨手拍了拍四子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四子,剛才陳先生的話你都聽到了吧?看來我們這次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啊,盡力而為吧,反正我們栽在周老兒的手上,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並不丟人,我相信,我總有一天能讓那個老家夥乖乖伏法的!”

四子點點頭,很是激動的說道:“嗯,大哥,我都聽你的,我現在就讓他們再去好好的查證一番!”

“去吧!”

馮揚名把四子打發出去之後,才對陳立鋼說道:“陳先生,現在天色不早,我這裏還有許多事情要忙,恐怕沒辦法親自帶你回家了,韓大遠是知道我家在哪裏的,你就和他一起去吧,剛才我已經讓人去家裏麵傳信了,他們會安排好你的飲食起居的。”

“那就多謝馮大哥了!”

見馮揚名還有事情要忙,陳立鋼自然也不會呆在這裏,而且這裏還是機關大樓,他要是一直不走的話,也說不過去,反正韓大遠認識路,有人帶路過去馮家就可以了。

“馮大隊長,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做到最好的!”

臨走之前,韓大遠還不忘跟馮揚名表了一些決心,看的陳立鋼是又好氣又好笑,這老神棍真的是打算賴上馮揚名了,不過這樣也好,有馮揚名在上麵壓著,

他也不敢生出什麽別的心思,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要像真正認識一個人,還是得往長遠看啊!

馮家位於省城的西南方,離機關大樓的並不算太遠,出了機關大樓之後,韓大遠就跟陳立鋼一邊沿路談笑,一邊往馮家的方向走去,這老神棍果然不愧是在省城混跡多年,省城大大小小的一些事情,他是張口就來,當中還夾雜著一些道聽途說的小道消息,聽的陳立鋼是興趣滿滿,覺得挺有意思的。

說著說著,陳立鋼聽著韓大遠這老神棍,吹的是天花亂墜,好像自己什麽都見識過一樣,

陳立鋼在和韓大遠說話的時候,兩個人並沒有停下腳步,片刻鍾的時間,便走到了這條街道的街尾,但就在此時,麻煩似乎是自己找上門來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6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