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人跑出去了,馬新建才站起身來,淡淡的對陳立鋼說道:“以後你要是可以的話,就每天過來和我一起吃早飯吧。”

陳立鋼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什麽?我和你一起吃飯?”

現在馬新建居然要他和自己一起吃早飯,這讓陳立鋼有些受寵若驚,連坐都不能坐,還要在一起吃早飯,這不是活受罪嘛,可這又是馬新建自己的意思,不聽又是不行,同樣是要受罪,反正怎麽著都不對。

見陳立鋼吞吞吐吐,有些猶豫不決的樣子,馬新建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的顧慮,便微微笑道:“你不用擔心,這是我的意思,沒人敢把你怎麽樣的,你就每天按時過來陪我吃飯就是了,要不然每次都是你站在那裏,看我吃東西的話,我會渾身不自在的。”

“這……那好吧。”

馬新建既然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那陳立鋼自然不會再去多說什麽,有的吃就吃吧,而且還是和這麽個領導一起吃,這多少人想吃還沒有這個機會呢,反正隻是吃個飯而已,又不會少一個汗毛,而且他對於馬新建的身份,並沒有什麽心理負擔,就當是跟朋友一起吃飯,有什麽大不了的。

說完這話,馬新建點點頭,便到前麵大廳去處理正經事情了,而陳立鋼自然就隻能跟著一幫下人們在後麵等著,閑的無聊的他,又要開始找人套取情報了。

陳立鋼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裏,而且站的筆直筆直的,生怕自己不像個木頭樁一樣,他很是不屑的摸了摸下巴,然後對著自己邊上一個生的是眉清目秀的年輕人問道:“哎,這位小兄弟,怎麽你們在這裏都不說話啊,難道不會覺得悶嗎?”

那個人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確定除了自己這些人之外,再沒有其他人在大殿後方之後,才稍稍側過身子,非常小聲的對陳立鋼說道:“回陳先生的話,你不知道,這大廳當中是不能喧鬧的,上次就有一個人因為站的太久,不小心摔倒在地,結果就被王管家打了一頓,現在人還躺在**呢,我們哪裏還敢說話啊!”

“是嗎?真是看不出來了,這個王管家真夠心狠手辣的……”

陳立鋼自言自語的嘟囔了一句,在他的印象當中,這王老頭子就跟一個滿是廢話的大嬸一樣,無論什麽話,他都非要說上三遍才肯罷休,沒想到這打起人來,絲毫不帶手軟的。

陳立鋼轉頭一想,也就見怪不怪了,王老頭現在能爬到大管家的這個位置,要是一點手段都沒有的話,恐怕在年輕的時候,屁股早就讓人打爛了,還輪的到他現在打別人嗎?

不過現在他既然在前麵陪著馬新建處理事情,那陳立鋼倒是沒有那麽多的顧忌,有晃晃悠悠的站在那裏,跟那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算是溝通一下感情吧。

從那個人的口中,陳立鋼知道了不少的事情,比如這個人叫尤湍,從六歲就進

了馬家,至今足足有十年的時間了,所以對於馬家的一切,他不敢說了如指掌,但是都能摸透個七七八八。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本身的資曆不算淺,而且王老頭看他很是順眼,所以他才敢在後殿當中,跟陳立鋼胡天黑地的什麽都敢聊,這倒是讓陳立鋼收獲不少,起碼多馬家的一些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馬新建來這裏不過短短兩三年的時間,而手下那些人之中,除了那些因為政治關係,不得不收笑臉相對的之外,他自己真正看上的,其實一個都沒有,包括現在最親近的人在內,都是如此。

尤湍說的是滔滔不絕,陳立鋼自然也樂見其成,聽的是津津有味,好歹這也是一個近距離接觸馬新建的機會嘛,以前他隻是在電視上看過,馬新建怎麽樣怎麽樣,現在能真正見識到一個他的日常生活,他覺得非常有趣,便琢磨著要好好的研究一番,不能讓自己白來這裏一趟。

時間就在陳立鋼和尤湍的聊天聲中飛快的過去,隨著前方大廳當中,王老頭那一聲高亢的“諸位再見”聲後,尤湍裏麵閉上了自己的嘴巴,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裏,等著馬新建過來,然後原路返回去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6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