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當中,心眼最小,同時也是心思最陰狠的蔣樺,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混蛋,要是當初他在外麵被人砍下腦袋,不是挺好的嗎,當時他要是死了,哪有後麵的那麽多事情,馬新建也就不會那麽迷戀他了,真是禍害遺千年啊!”

“蔣樺兄弟說的不錯,這混蛋,早就該死了!”

要說在座當中,對陳立鋼怨氣最深的,那肯定非陳成莫屬了,本來他最為此地的高老板,理所應當是跟馬新建最親近的人,可他畢竟不是馬新建自己真正部下,所以馬新建平日對他算是很敬重,卻並沒有多作信任。

本來陳成的日子過的不如意,心中就很不舒服,現在無端冒出一個陳立鋼來,居然每天都和馬新建在一起,甚至還天天一起吃飯,這讓他這個小心眼的人,那真的是心頭怒火,燃起三丈,恨不得把陳立鋼大卸八塊才好。

雙眼微眯,掃視了一下在座的眾位大老板們之後,陳成寒著臉說道:“今天我把大家請到這裏來,其實沒別的意思,就是想集思廣益一番,看看能不能合計出一個對策來,不能在讓陳立鋼這麽鬧下去了!”

“陳大哥說的沒錯!”

蔣樺第一個附和道:“要我說呀,咱們幹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陳立鋼給弄死算了,少了他這麽一個禍害,馬新建的心思不就又能回到我們身上了嗎?”

“蔣樺大哥說的沒錯,就該這麽辦,一了百了,多好呀!”

“就是就是,隻有死人才不會整天跳出來跟我們做對的!”

一聽到蔣樺說要把陳立鋼給弄死,在座的諸位大老板們,大多數都跟著點頭,讚同這個提議,當然,他們當中也有些人膽子是比較小的,一聽說要殺人,嚇的臉都白了。

於是便有人小心翼翼的問道:“可是,諸位大哥,這陳立鋼現在可是馬新建眼中的大紅人啊,馬新建現在都快要離不開他了,我們要是把他殺了,那馬新建那裏,會不會……”

“哼!”

孫閆冷哼一聲,懶洋洋的說道:“正是因為馬新建現在快要離不開他了,所以我們就更應該把他解決掉,你們都想想看,要是讓馬新建再跟他多呆上一段時間,那我們想殺恐怕都沒有這個機會了,大家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啊?”

“孫閆兄弟說的沒錯!”

不等眾人有所表示,陳成最終拍板道:“那就把他悄悄的殺了吧,你們誰願意去做這件事情?”

不得不說,陳成畢竟是陳成,還是老謀深算一點,他雖然很霸氣的直接一錘子定音,說是要把陳立鋼弄死,可是真到要動手的時候,他卻是把這個責任往外推,就像剛剛有人說的那樣,現在陳立鋼可是馬新建眼中的大紅人,要是他真的死了,而且還被查出來事情是他們這些人做的話,那後果用腳指頭都能想的出來,馬新建的怒火可不是鬧著玩的。

所以,在事到臨頭的時候,陳成就很自然的率先發問,看看有沒有人願意來承擔這個責任,如果不是他親自動的手,到時候真要查到他頭上的話,他就有一萬個借口,撇開自己跟這件事情的關係了

,馬新建就算是真懷疑到他頭上,那也拿他沒轍。

“這……”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6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