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犒賞三軍

不得不說石磊一旦起瘋來還是很可怕的王茜就充分領略到了這一點。

她甚至開始有點兒後悔前幾天幹嘛要讓他憋著了這下子一撒開野好像這家夥立刻就有點兒控製不住要暴走的趨勢。

那飯吃的半半拉拉的就不說了直接拉著王茜就在飯桌邊上把她給吃了估計是因為晚飯沒吃飽的緣故。

可是吃完這一口兒之後這家夥似乎不過癮立刻又琢磨著小吃的問題了於是乎拉著王茜在浴室裏又吃了一遍。

吃完之後還是意猶未盡回到臥室裏又吃上了夜宵。

這一連三頓吃下來基本上王茜是渾身癱軟無力了像隻虛脫了的小白兔般的趴在石磊的胸口怔怔的著呆嘴角卻帶著一絲甜蜜的微笑。眼簾微微閉著長長的睫毛不時的抖動一下顯見她根本無法安心睡去。

最終兩人正經的洗了個鴛鴦浴之後(瞧瞧瞧瞧人家洗鴛鴦浴都得算是正經事兒哪還有什麽不是正經事兒的?)終於一起躺在大**睡著了。

第二天石磊一整天都沒邁出房門一步當然王茜無論如何也不會配合石磊瘋了一般的舉動了畢竟石磊周日還有正式的比賽呢石磊就算再如何年輕再如何火旺也不能說在連續兩晚的孤軍奮戰之後還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賽中去吧?就算他能收斂心神體力上也絕對架不住的他又不是鐵人。

而實際上。石磊自己也深諳這個道理因此他也隻是調戲調戲王茜開開心並沒有真地打算把王茜怎麽招了。但是王茜想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並且被石磊很猥瑣的逼迫的一整天都沒能在身上披上一絲半縷。中途王茜偷偷跑到洗手間想要找條洗臉用的小方巾稍微的遮掩一下都現石磊立刻跟了進來把王茜攥在手裏的小方巾給搶走了……

嗚嗚嗚嗚嗚這個無恥的人!!!可是為什麽我都不覺得太羞恥呢?也不覺得反感難道說我也是天生**?----王茜趴在石磊**的胸膛上很認真的思考著這個極端終極地問題。其問題難度一如哲學上的終極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裏來?

不過這一天除了兩人徹底的裸裎相對真也就沒有生什麽隱晦的事情了到了下午靠近傍晚地時候王茜甚至於都能坦然的麵對這種原始人的混沌狀態了。能夠絲毫不帶著一丁點兒扭捏的在屋子裏走來走去還不時挺一挺她那一對大胸衝著石磊說“我渴了我要喝水老娘就是想要了有本事你來啊”之類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