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在路上 第六十一章 他就是頭牌?

那頭陳功還電話裏跟對方喋喋不休的強調著時間和路程遠近的問題,石磊也七七八八的聽了個大致明白:有人要找疾風速遞給送一個急件,估計是送到附近哪個城市的,路程比較遠,而疾風速遞一來很少有這種跑單幫的長途業務,二來這會兒都快下班了,臨時抓誰的差都不合適,可是顯然對方是疾風速遞的老主顧,而且看得出來跟陳功很熟悉,所以兩人就電話裏爭執上了。

石磊想了想,橫豎自己也沒什麽事兒,於是開口對陳功說到:“你沒把我開除吧?”

聽到石磊這句話,陳功一愣,隨即咧開大嘴笑了,他明白這是怎麽回事兒了,石磊顯然是打算幫他這個忙。

捂住了話筒之後,陳功說到:“這是到東莞的,來回三百公裏呢!”

石磊笑著點了點頭,意思是說沒關係,我幫你跑就是了。

於是陳功這才對著電話裏說:“那好吧,正好我們的頭牌回來了,幫你跑一次……行了行了,你不用跟我說什麽錢好商量,反正該你出的費用不會少拿了你的,不該你出的我也不會多要。”

掛上了電話,陳功站起身來:“東西還不少,奧拓估計不夠用了,得開著那輛皮卡去。”說著,陳功拿起外套,跟石磊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繞過停車場,辦公室的後頭停著一輛長城的皮卡,倒不是說這車有多好,隻是一般實不太用得著,疾風速遞一向都是以信件和小宗包裹為主,很少有需要用到皮卡的時候,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買了一輛放公司。不過平時實用不上,也就丟到有遮雨棚的角落裏來了。

“話說這輛皮卡買回來這麽久,我也就看到用過三四回,其一回還是公司年底請所有員工吃飯,用來運人用的。”石磊一邊拉開車門,一邊對那頭的陳功說到:“擱這兒這麽久,不會連油箱都空了吧?”

陳功訕笑了兩聲:“嘿嘿,我偷著開過幾次,柴油發動機,手感絕對不一樣。”

石磊笑了笑,上車之後先不著急發動,隻是問陳功:“到哪兒?”

“通達公司,你經常去的那家。”

石磊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從口袋裏掏出兩個耳塞,塞進了耳朵裏:“一會兒別跟我說話了,說了我也聽不見。”

“我說你到底怎麽回事?每次開車都要戴個耳塞子……”話沒說完,陳功見石磊目不斜視發動車子,也知道他肯定是已經聽不見了,隻能翻了翻白眼很鬱悶的把龐大的身軀往背後一靠。

車子很快出了門,打著顫兒,不得不說,這柴油的發動機的確是比汽油的過癮些,馬力的確強勁,雖然明知道終的極速肯定比燒汽油的差,但是這加速的時候那種渾身帶勁兒的充沛張力,還是許多喜歡暴力車的人的首選。這就像是人們經常拿自動擋的車跟手動擋的車做比較一樣,自動擋簡單易學,同樣的功率下,效率就要比手動擋的差遠了,起步的時候加速的感覺也明顯不足,讓一個開慣了手動擋的人去開自動擋,總有點兒渾身不給勁的感覺。

同理,開慣了柴油車的人讓他去改開汽油車,估計也有點兒覺得渾身不舒坦的感覺,就老覺得渾身有力沒地兒使的那種意思。而且,柴油機比起汽油機來說,省錢那還真不是一星半點兒,撇開油價以及油耗這些都不說,光是柴油機聲音巨大,走路上那車喇叭基本上就是擺設,一年就能省不少電,而汽車的電都是靠燒油發出來的,光這個方麵就省不少油。不少長途司機都說,開上這柴油機的車啊,就是省錢,過去一年燒七八萬的油,現隻要四五萬,速度狂快,還不用摁喇叭,離著還有一公裏呢,前邊的車不是聽到你發動機的聲音就是幹脆聞到你的柴油味兒了,直接就給把快行道讓出來了,可勁兒超車吧!

這說的有點兒誇張,不過也都是實情,反正一般人也用不上汽車的極速,所以柴油機這極速較汽油機偏低的弱點也就被人丟到一邊去了!

一路小顛著,車子沒多會兒就到了通達公司的門口,陳功立刻就跳下了車,急急忙忙就往公司裏跑去,石磊則不著急不著慌的慢慢的推開車門,閑庭信步的走進了公司,邊走還不忘了把耳朵裏的耳塞給取下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eshou/6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