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永樂帝

第二日一早,沈妙就要跟謝景行一同進宮去見永樂帝了。因著是第一次見麵,還須得穿著親王妃品級的朝服,等謝景行出來的時候,沈妙也忍不住一愣。

大涼和明齊的朝服定然是不同的,明齊的偏向精致美麗些,大涼的則顯得高華氣度些。謝景行穿著繡著麒麟的紫金流袍,頭戴官帽,青靴瑪瑙腰帶,便顯得極為器宇軒昂,脫掉平日裏玩世不恭的外表,倒顯得有些不可接近起來。

沈妙和他一同用過飯,就乘車往皇宮去。因著昨夜裏的事情,沈妙總覺得有些不自在,不過謝景行似乎很滿意她這副模樣,在車上的時候還故意提起,言語間頗為惡劣。

沈妙想著,這人果真是因為到了大涼所以才無所顧忌的,不過因著是第一次見永樂帝,心裏到底是有些沉重,卻因為謝景行的插科打諢而輕鬆了許多。

睿親王府離皇宮倒是離得不遠,不知道是不是謝景行故意如此。宮門的護衛瞧見謝景行,直接放行了。驚蟄和穀雨作為沈妙的大丫鬟,跟著沈妙身後,卻是有些大氣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走著,生怕做出了什麽失禮的舉動給沈妙添麻煩。

大涼皇宮裏的宮女太監們都低頭坐著自己的事情,然而沈妙走過的時候,還是能感覺到一些探究的視線落在她身上。第一次來大涼皇宮,或許眾人對謝景行究竟娶了個什麽樣的妻子還頗有微詞。百姓對她寬容,可是身居官位的人卻不同。加之謝景行的身份敏感,如果沈妙猜得不錯,睿王妃這個名頭也是很多人爭著搶著想要的。

她的一舉一動,不僅代表著她是睿王妃,也代表著明齊沈家的風範。

這麽想著,沈妙不由自主的將脊背挺得更直,形容更加端莊,倒是不自覺的將上一世的皇後架子給端了出來。

謝景行注意到她這個舉動,玩味一笑,湊到她耳邊低聲道:“不用這麽緊張,你快把皇後比下去了。”

沈妙瞪他一眼,這都什麽時候了,謝景行還是這把不正經。宮中耳目眾多,大約也是有永樂帝的人的。謝景行這副姿態萬一傳到了永樂帝耳中,不會給她安排一個紅顏禍水的名頭吧。想著前生當過恭順賢後,卻沒當過什麽禍國妖女的。

正想著,謝景行卻直接握住她的手,沈妙下意識的就要掙脫,道:“被人看見…。”

“被人看見怎麽了?”謝景行不悅:“本王跟王妃拉手,還要旁人同意不成?”

沈妙還想說什麽,就見已經隨著謝景行走到了一處偏殿,門外頭立著個胖胖的太監,瞧見他們二人就道:“親王殿下安好,陛下和娘娘已經等候多時了。”

卻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卻沒有同沈妙行禮。

“鄧公公,這是本王的愛妻。”謝景行偏不就此揭過,將沈妙往身前一推,道:“你怎麽不行禮?”

沈妙心中對著謝景行翻了個白眼,這鄧公公顯然是得了主子的命令才對她如此這般的。這主子是誰,除了永樂帝還能有別的人選?既是永樂帝的看法,謝景行不但沒有順著人家,還故意翻出來。合著今兒個是來吵架來的吧?

鄧公公笑容不變,立刻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瞧著沈妙道:“原是王妃娘娘,奴才有眼無珠,請王妃娘娘見諒。”

沈妙和謝景行可不一樣,她笑的溫和:“無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