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許隻是一場夢。

伏慎批改完最後一本作業,終於鬆了一口氣,摘下眼鏡揉了揉眉角。

高中的數學老師是所有教師職業中公開認為最累的一項。尤其是伏慎對待每一個學生都非常用心,作業寫的評語比學生寫的字數還要多很多。

伏慎整理了一下書桌,準備回家。三十歲的男人還沒有成家,所有的親戚都為他感到焦急,定在今天晚上有一場相親。但由於工作量十分龐大,伏慎並沒有把握能夠準時到達那裏。他還從來沒有失信於人,不由得有些慌張。在車上,他幾乎有闖紅燈的衝動。在變燈的最後一秒,他咬了咬牙,踩了一腳刹車。

明亮的車燈閃著他的眼,有一瞬間他是睜不開眼睛的,所以他並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就覺得有一種失重感,胸口莫名其妙的一陣絞痛。

出車禍了。他這樣想著,然後就沒有了意識。

原來小的時候沒有認真學習,就隻能當個老師。混了這麽多年,勉強評了一個高級教師的稱號,工資也不多,更是沒有什麽補貼,還因為加班丟了性命。

伏慎想,如果小的時候,用功讀書就好了。

如果現在有人問,伏慎你恨數學嗎。伏慎一定會點頭,我恨。

可如果是在二十年前。伏慎想,那一定是,隻能怪自己沒有好好把握了。

那是自己,最灰暗的生活。

第一章

“啪——啪——”清脆的巴掌聲傳到耳邊,伏慎有點模糊,猶豫著想要睜開眼睛。

隨即那聲音再次響起,伏慎左臉火辣辣的抽痛。這下子他完全清醒,猛地睜開眼睛抬起身來,就看到旁邊一位十幾歲的小朋友照著他的臉猛抽。見伏慎並沒有什麽反抗的意思,那小朋友居然又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

“啪——”

“喂!你在幹什麽啊!”那一下子幾乎沒把伏慎抽的再次昏迷,盛怒之下他狠狠地推開那位小朋友,暴跳如雷:“你知不知道這樣會打死人啊!”捂住自己的臉,溫度熱的燙人,軟軟的臉上好像還有血留下來。

伏慎驚訝的又摸了一下:咦?為什麽自己的臉那麽的軟?難不成被那死孩子抽成這樣了?不可能啊!他下意識地看了看周圍的事物。

空氣中的味道有點苦澀,還有種消毒水的氣味,到處都是白的,可惜規模不大,向窗外看去還能看到外麵的足球場。幾個少年圍著操場跑步,嘻嘻哈哈。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