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殘酷,但卻是現實。

車子上,沈昭和一臉陰霾地開車,而伏慎則是縮在副座上的角,一副不願意交的模樣。

“……”沈昭和猶豫了很久,開口說,“伏慎,我在課上確實表現的有點過頭了,如果讓你覺得難堪,實在是抱歉。但我實在不明白你說這些話的意SI。”

“……”

“如果你是為了逃訓練才說的那些話,我希望你應該忍下去。”沈昭和皺眉,頗為不解道,“你說你一個小孩子,怎麽知道那麽多汙言穢語呢,還當著這麽多人麵前……你讓我今後怎麽工作?”

“哼。”伏慎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如果你是為了逃訓練才說的那些話,我希望你應該忍下去。”

伏慎斜著眼瞪了他一眼,也是冷言冷語:“你應該知道,我究竟為什麽說這些話。”

沈昭和愣了愣,然後反問:“你為什麽這麽說呢?你又不是小姑娘……難道我還能心叵測?”說完自己覺得好笑,低著頭笑了好一會兒。

伏慎索扭過頭去不理他。

沈昭和本來就有個弟弟,照看小孩子當然也有經驗,眼下伏慎這樣,他當然覺得他隻不過是在鬧別扭。沈昭和受過好的家,對待比自己小的孩子當然要溫和一點,於是他想了想,將語氣放得溫和:“伏慎,和我回家。”

他理所應當的把這當成是小孩子在鬧脾氣。殊不知在別人的眼裏他到底是個什麽樣子。

“我不是已經和你在回家的LU上了嗎。”伏慎想想剛才在清苑大學的門口,沈昭和冷著臉拽著自己的手把他拖到車上,即使到了現在,伏慎的臉仍然不好。

伏慎並不覺得同戀有什麽特別的,在今後的年代,隨著社會的進步,在某些地區甚至可以同遊行和結婚,在他看來,之所以不介意,那是因為離自己太遠了。他完全沒有考慮過自己可能會到這種狀況。在他看來,同戀合理被法律保,估計還要等個五十年以上。

他這麽敏|感其實不是沒有道理。沈昭和無緣無故對自己這麽好,到底圖什麽呢?把他培養成另一個沈昭和,對沈昭和又沒有好,想來想去也隻有‘他對自己心懷不’比較解釋的通了。

伏慎在重生之前有一個同事,本來是數學係的領頭人物,年紀輕輕就從外省到北京來,在他那所重點高中還經常實驗班,後來因為有一個小有名氣的明星和他糾不清,緋聞頗多,正好學校五年的簽約期到了,又影響到了正常學製度,便被辭職了。這也是即使知道沈昭和可能有點問題也願意和他回家的原因了。畢竟就算沈昭和厲害的像神一樣,隻要對伏慎動手,那他下輩子就完了。

盡管殘酷,但是是現實。

沈昭和不知道伏慎此刻心裏到底在想什麽,一邊開車一邊看了眼伏慎,說道:“你的服都舊的沒法穿出去了,有時間我去給你買幾一副,家裏都有新的,回去別忘了洗澡。”

然還嫌棄他。伏慎非常不屑的小聲說:“我才不穿你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