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就過了六月份。天氣異常炎熱,伏慎則是在這種酷熱的環境下踏踏實實的學了三個月,可以說是進展飛速。

究竟是怎麽樣的一個進展呢?

恰恰不是SI維的進步,而是算數能力的提高。

個比方來說,前世的伏慎喜數學,可是並不喜數學算數題。按照他的話他來說,數學也是一種發明,需要觀察,不是坐在座子上兩個小時不動盯著一道數學題就是數學家了,哥德巴赫的猜想也是通過觀察發現出來的?再難的題做出來了也是別人出的,你能做的比命題人還好嗎?於是理所應當的忽視基礎練習。然而這三個月在沈昭和的逼迫下,伏慎已經從‘不愛算數’轉成了‘不怕算數’了。

做得多了,雖然對的多錯的也多,而且不知道沈昭和從哪裏找來的計算題,題目又刁鑽又刻薄,於是伏慎錯的類型千百樣,久而久之他本人都淡定了,甚至會有一種錯覺,那就是自己蒙的正確率真的是太高,以後做題就靠蒙的。

所以此刻伏慎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坐在桌子前,揮汗如雨的蒙題。當然不是他的度不端正,先前已經想過半個多小時了,下午還要準備‘翱翔計劃’的一些資料,如果再浪費時間就沒意義了。

再等一會兒,沈昭和從學校回來就可以給自己講講簡便算法了。

伏慎歎了口氣,這樣大量的做題真的有好嗎?不是太難就是太簡單,純粹為了鍛煉他的計算能力,一遍一遍繁瑣的重複著,讓伏慎陷入一個基本麻木的狀,這樣真的好嗎?

伏慎向往的是高等數學,讓人為之癡為之苦惱為之興奮的邏輯難題,而不是這種說出正確做法後會心一笑:“哦,好巧妙啊。”然後做完了之後屁用不管。

從早上到現在十一點多,做了這麽多計算題,伏慎的腦子已經於半麻木狀,哪裏還想得出怎麽用簡便算法?伏慎暗罵一聲,離沈昭和下班的時間也差不多了,索扔了筆,閉上了眼睛。

重生的三個月以來,正經事一個沒做,過的都作息正常的無聊生活,幾乎比重生前還要無趣。

大概算了算,也許還有一天就要進行‘翱翔計劃’的最後一輪選拔了,這次選拔和複賽完全不同,與其說是難,其實還不如說是很有特。

複賽算是應試的話,最後的選拔,就要看你的口才能力了。不過幸好數學和其他學科不大一樣,即使語言不大暢,隻要有很嚴謹的邏輯SI維,都是可以順利通過的。

伏慎看著眼前的數字,突然覺得無比煩躁。

還是英文字母比較可愛一點啊。

這麽一個奇怪的念頭突然竄出腦海, 伏慎愣了一下,隨即拚命甩頭,暗歎自己傻了。

沒過多久,門外傳來沈昭和的聲音。伏慎非常快的站起來,跑到門前,果真看到沈昭和正要進門。

“沈昭和,我做不下去了。數字好大啊。”伏慎順手接過沈昭和手中的課本,抱怨:“做了這麽多,怎麽一點成效都沒有?”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