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君子,伏慎。

伏慎直接坐在地上,趁著休息的時候摸了摸自己的臉,雖然現在是下午四五點鍾,太陽不像是中午那麽曬人,卻照樣把他的臉曬得滾燙,水裏的水都被喝完了,新灌來的又是熱水,無法下口。伏慎仰天將手搭在額頭上,餘光看到小生緊張兮兮的塗著防曬霜,更覺得喉嚨冒煙,隻是也不覺得惡心了,反而餓的動彈不得。

正在伏慎仰著頭神誌不清的時候,突然有什麽冰涼的東西碰了碰他的胳膊,同時一個冷清的聲音說道:“喝。”

伏慎低頭一看,然是一個半水的水壺,拿著水壺的那個人正是剛才和官吵架的少年。伏慎也不Ke氣,仰頭喝了大半壺,衝著那少年說道:“謝謝。”

男孩兒沒有把水壺接過來,反而坐到了伏慎的邊,靜靜地閉上了眼睛。

陽光很烈,曬得男孩兒的臉都有點紅,像是曬傷的樣子。

伏慎上的力氣又恢複了很多,原本都快躺在地上了,這會兒支起子,和男孩兒並排坐著,搭訕說:“你叫什麽名字?”

男孩兒眼睛都沒睜開,隨口說:“辜慎,君子慎的慎。”

咦?好巧。

伏慎笑了笑:“同為君子同為君子,伏慎。”

男孩兒什麽都沒說,但是表也是驚訝的。

靜默了一會兒,伏慎說道:“軍營裏本來就沒什麽平可言,和官頂撞沒好下場,如果你足夠聰明,應該懂的服從。”

男孩兒漫不經心地說:“這個世界上唯一平的就是實力,如果你不出來攔著,他現在就隻能聽我的了。”

“你以為他們都是吃素的啊?一個二十多歲的軍人,怎麽可能不過你。”伏慎說,“如果我不出來攔著,你現在已經是缺胳膊斷的樣子了。”

伏慎像是當年當班主任一樣連貫的說道:“像你這樣的脾氣,到了學校可怎麽辦?不穿校服,架鬧事,那可是非常讓人討厭的。”

男孩兒笑笑,不置可否。

兩人之間靜默了一會兒,卻越發的默契,伏慎看了看時間,還有五分鍾的休息時間,摸摸自己的水已經涼的差不多了,很大方的從裏麵倒出來一半分給辜慎,說道:“多喝點水,估計還要訓上一會兒,到時候渴了也沒辦法喝了。”

男孩兒也不推辭,過了一會兒睜開眼睛,猶豫著,說道:“我不會輸的。”

“……”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