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一切可以利用的價值都給他,又怎麽樣?

辜慎的眼睛通紅,布了血絲,伏慎看著那雙眼睛覺得奇怪,奇怪的顏,倒像是有什麽毛病一樣。

看到伏慎在盯著自己的眼睛,辜慎飛快的低下頭,過了一會兒,不知道從哪裏找出一副墨鏡戴了上去。

伏慎隻能收回視線,專心穿自己的服,這會兒脖頸都有點僵硬的感覺,十分不舒服。

等伏慎穿好服,官就醒了,三下五除二的疊好被子把學員都叫了起來。

伏慎低頭看看自己糾結的子,臉苦了一下,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幾乎是懸空著開始疊被子。

收拾好之後,沒過兩分鍾,官就把學員統一叫道了外麵,讓他們排隊刷牙洗臉。伏慎一看,操場上有兩排橫著的水龍頭,正是吃完飯後刷碗的地方。排隊排到伏慎的時候,一邊洗臉低著頭,一邊還能看到洗碗導致下水道堵塞了的米粒和肉末……

伏慎閉上眼睛,猛的往臉上潑水。

山裏的水非常的涼快,伏慎用它澆了澆自己仍是疼痛的後頸,又塗上了點牙膏,心想這曬傷那麽嚴重,要不還是和生借用一下防曬霜?

然而還沒容他多想想,那官又吼道:“你們那幫怎麽這麽慢啊!快點!”

“……”伏慎將口中的牙膏沫子吐了出來,隨意漱漱口,又開始了一天的訓練。

走到基地裏,眯眼看著天空。山裏的太陽出來的很晚,六七點鍾還是蒙蒙的樣子,伏慎享受了一會兒這柔和的陽光,走到了隊伍裏。

回頭看辜慎,坐在陰涼望著天,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官顯然已經自動無視他了,把伏慎他們叫到太陽底下,開始訓練。

訓練的容是最基礎的原地轉法和正步,為了練出效果就一遍一遍的練,□點鍾太陽漸漸出來,原本一直嘩嘩的汗,到後來連汗都不出來了,聲音沙啞口幹舌燥,饒是伏慎的心理素質也不由暗罵一聲。

他總算知道了,為什麽重點高中的軍訓最為嚴格,因為學習好的孩子大多數‘乖’,被這麽訓了好幾個小時也沒人抱怨。服濕了又幹,體表麵的水分都被榨了出來,最讓人討厭的還是持續很久的單一動作訓練。比如正步就讓你把抬高,然後這麽堅持個兩三分鍾。沒過三十秒鍾伏慎的就開始酸痛的舉不起來,搖搖晃晃的差點摔倒,官冷聲道:“誰敢放下去,再加五分鍾。”

“……”

伏慎咬牙,餘光看到樹蔭下閉著眼睛的辜慎,不由得有點羨慕。

不過很快他就覺得平衡了,反正一會兒他的家長就把他領走了。從此被列入學校黑名單,太不值了。

他低頭看自己已然開始顫抖的小,山區裏蚊子又大又多,因為被子有異味,昨晚沒蓋好被子,小已經被叮了好幾個了。轉頭看看其他小孩兒,不僅是幾個的問題,整個部看起來已經麵目全非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1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