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耳不聞窗外事。

那天的鬧劇很快就結束,之後兩個人很有默契的都沒有再提起過,伏慎又開始了之前的生活,上課、寫作業、回家聽沈昭和講題。然而他很明顯的感受到,沈昭和的不耐煩。比如回家之後會給他安排練習,卻不再給他講解,直接把答案給他,然後就是長時間的沉默。

伏慎很討厭這樣的沈昭和,不知道他在想什麽,所以沒辦法溝通。

伏慎得更加沉默,在學校除了爾能和辜慎說上兩句話,其他時間全都保持安靜,像是這個班都沒有這個人一樣。

辜慎戲謔的說:“你這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數學書’啊,伏慎,數學這麽有意SI?”

“……”伏慎聞言放下手中的筆,抬頭,“辜慎,我最近到了些問題。”

“恩,不想聽。”

“……”

“我的問題已經很多了,不想替你分擔一點。”辜慎淡淡的說道,“你的問題,不外乎你那個斂的監人,除了他,你還能有什麽問題。”

“你這麽說……”伏慎歎了口氣,“我和他告白了之後,他對我冷淡極了,前幾天還和我說讓我從他家出去,明顯要趕走我。”

“我倒希望走,還走不了呢。”

“質不一樣,辜慎。”

“你想怎麽樣?”

“……不怎麽樣啊。”

“不怎麽樣,那就忍唄。”辜慎頗為不屑的,“他也不能把你真的扔了,著他,忍一天是一天。”

“太沒骨氣了,要是你你幹嗎?”

“你又不是我。”辜慎說,“如果你是我,我在到喜的人的時候直接壓倒再考慮後事,猶猶豫豫的,這算什麽。”

“……”

也是,本來質就不一樣,問別人等於白問。伏慎歎了口氣,繼續看書。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2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