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麽特殊的感覺。

沈昭和沒聽懂,卻也零星聽出來這孩子語氣中想要和氣氛,頓了一會兒:“也對,我太求了,但是你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要和我住在一起,就不能關係緩和點?”

因為先入為主認定了,聽什麽話都覺得挺歪的,伏慎說道:“老師你想和我什麽關係?”

這一問也讓沈昭和噎了一下,於是他站近了一點:“難道我們在大街上到還要裝不認識嗎?怎麽說我都應該算是你的監人,這種關係有什麽不對?”

他果然對自己圖謀不。伏慎幾乎吐血,這人說這種話都不臉紅啊:“老師,你喜我?”

沈昭和奇怪他為什麽這麽問,但是很快聯想到福利的孩子都是特別希望有親人的,但是害怕親人再次拋棄他們,這是孤兒普遍有的自卑感,於是沈昭和點點頭。

晴天霹靂啊!伏慎很容易的聯想到上輩子自己同事對自己說的‘世界上最頂級的人物,不是瘋子就是同戀。’看沈昭和這種天才般的人物,說不定都不知道同戀是少數群體呢。

伏慎剛想說些什麽,突然班主任推開辦室的門,衝著沈昭和說道:“沈老師,學校來人接您了,談的怎麽樣?”

沈昭和Ke氣道:“謝謝老師您專程來通知我,我這就出去。”然後轉頭衝著伏慎道:“晚上五點,我在學校門口等你,一起和你去福利。”

伏慎:“……”

直到那人離開了,伏慎還是一副被嚇傻了的表,直到快要上課了才緩過來。

怕什麽,自己一個大男人,上輩子都長了一米八五了,還怕這麽個書生?就算我現在歲數小,他能把我怎麽樣?

為了他們家的那些數學書,自己就算是咬著牙也要住進去。

上課鈴響後,伏慎坐在座位上,一看,然是化學老師。

上輩子伏慎曾經想過要好好學化學,因為上高中的時候曾經聽了這麽一個傳言‘今後全都是生化時代,隻有學生物化學才有出頭之日。’所以伏慎瘋狂的學了一陣時間化學生物,盡管廢寢忘食的學習,成績提高了,但是實驗數據結果卻永遠也不曾正確過,也沒辦法從中推出新的結論,物理什麽的更是讓他糾結的科目,因此他必定不能成為生化學家。到了高中因為數學成績突出,記憶力好,他選的是文科,大學破例選的也是數學係,自然和物理化學分道揚鑣,所以現在不好好聽講沒什麽關係?

伏慎已經不想浪費時間了,重生的機會不容易,時間珍貴,應該在最重要的地方上。

想到這裏,伏慎已經下定決心,從桌鬥裏掏出了一本英語書。

講台上老師正在做鐵在氧氣中燃燒的試驗,學生們果然都被這種新奇的東西吸住,還有人站了起來想看的更清楚,正好擋住了伏慎的視線。伏慎當然不在意,堵住耳朵開始背單詞。

即使年輕人的記憶力很好,但是伏慎的英語基礎很弱,自己看書又不是很明白,隻能拚命記單詞,隻覺得非常陌生——自己曾經考四級都過了,不知道為什麽看著這些小個單詞卻覺得陌生。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