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內,你的工作一定沒有生命危險。

沈昭和的手突然抖了一下,猛然縮了回去,眼睛注視的方向也挪到了窗外,猶豫的看了伏慎一眼,並沒有說什麽,過了一會兒,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極其尷尬。那人緊緊握著自己的手,倒像是怕碰到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似的。伏慎的臉很是不好,而兩人都不知道改如何破這該死的成績,還是伏慎咳嗽了一聲,隨後轉走回自己的間,不得已,還把門關上了。

如此明顯的拒絕緒伏慎怎麽可能看不出來,而且覺得,如果再糾下去,就顯得自己太jian了,沈昭和是個正常人,怎麽自己就看不出來呢。

伏慎聽不到外麵到底有什麽動靜,心中煩悶,撐在窗台上,大開著窗戶,眺望遠方,卻也沒什麽能看見的。他的心裏覺得彷徨,上輩子恪守的準則就是如果不找到自己真正喜的人絕不輕易交往,到了這輩子怎麽就有點忍不住的感覺了呢。還是說,也許自己也沒想過。自己,真真切切的愛上了這個人了?

伏慎更覺得沮喪。不陷還好,一旦喜上,要是那人沒有喜上自己的可能,自己也不可能死著他,那可不是悲劇了嗎。

正在發呆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敲了敲自己的窗台底部,伏慎還以為自己聽到了幻聽,略微驚奇,然而很快的,自己的腳底下又被人敲了敲,發出‘咚咚’的聲響。

伏慎驚愕的挪了一下,那聲音消失了之後,半晌沒有聲響,歎了口氣,應該是鳥啊什麽的東西。

伏慎揉了揉被凍得僵硬的臉,是聽到了幻聽了。

一定是太冷了。

伏慎向後退了一步,確定沒有任何聲音之後,轉,想要回到間裏。

伏慎退後的第二步,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停住了步伐。

自己後不到五厘米的地方,有心跳的聲音,能感覺到一點點的熱量,不是沈昭和的,自然也不是自己的。

在他停住腳步的一瞬間,突然又一個人的手緩緩地伸到伏慎的麵前。幾乎是立刻的,伏慎以為後那人會勒住自己的脖子。他的體瞬間僵硬,第一個念想然是:剛才那才不是幻聽,確實有什麽人,懸掛在自家的窗台上,並且敲了敲。

那人卻並沒有勒住他的脖子,相反,隻是在他的麵前晃了晃手,說:“拉子米。”

“……”

伏慎臥室的陽台向外突出,爬進來好像是挺簡單的,但是伏慎知道,這裏是三,橫豎也有十米左右,怎麽可能那麽輕易的進來一個人呢。

聽那人叫自己的代號,伏慎想,這就是幫組織給自己帶信的人嗎。

伏慎緩緩地轉過頭去,卻沒有看到什麽有用的信息。

後的那人穿著黑的緊,從脖子往下全都密密的裹起來,臉上有一副墨鏡,隻露出非常大眾的嘴唇鼻梁和發型,唯一讓人覺得驚訝的,應該就是那人的材了。非常的瘦,但是卻能看出服下肌肉的痕跡,兩隻幾乎就像是貼著骨頭長出來的,手臂極其的長,目測一下幾乎能超過膝蓋。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3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