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蘭鬼線。

兩天後,高校門口,上午九點鍾。

南方的冬天當然沒有北方這麽冷,伏慎穿的很少,隻有一件單和外,甚至那單還是半宿的,站在學校門口已經開始發抖了,心想怎麽還沒有人呢。

等到手表的指針恰好劃過‘九’的時候,學校大門口左手邊的樹幹後突然走出一個人,徑直走到伏慎邊,輕輕拉了一把:“跟我走,什麽都別說。”然後也不管伏慎跟不跟著,開始橫穿馬LU。

今天是星期三,學校還在上課,不知道為什麽,伏慎請假的時候異常的順利,甚至都沒告訴班主任自己請假的原因,自己請假多少天,就已經被批準了。伏慎暗暗想難道是組織提前已經告訴學校了?有這麽神奇嗎?

仔細看那人的背影,正是那天給自己送信的人,姑且稱他為‘蜘蛛俠’,隨後又想,那人的四肢真的像是蜘蛛一樣,又細又長,可不就是一隻蜘蛛嗎,那人飛快的向前走著,腳步放得很慢很輕,步子卻邁開的很大,速度快的像是人在奔跑,很快兩人之間就有五米左右了,那人就又會停下來等著伏慎。

穿過馬LU,LU旁停著一輛很不起眼的小轎車,破舊的很,裏麵沒有一個人,‘蜘蛛’徑直走了上去,示意伏慎坐上去。

車子發動的時候,伏慎才意識到,這哪裏是小轎車,外表隻是為了掩飾罷了,馬達,驅動器,一切都是伏慎叫不上名字的,但是卻明白,價格不菲。

難不成要開車開到澳門?

別啊,這要多長時間?

到了二十一世紀,隨著鐵LU的快速發展,做高鐵到澳門大概也就五六個小時,然而前提是,這麽一輛高配置的汽車,能跑得過高鐵嗎?要是跑得過,還不把伏慎給顛吐了?

但是‘蜘蛛俠’卻沒有想要解釋的樣子,板著臉,墨鏡下伏慎看不清他的眼睛,隻覺得索然無味,更是懶得說話,幹脆不問,靠著車座的背墊,眯起了眼睛。

沒有三十分鍾,伏慎就知道自己錯了,那人開車的方向並不是高速LU,而是首都機場啊。

自己聽了組織的意見,什麽東西都沒帶過來,所以戶口本和錢肯定是沒帶的,這會兒又要坐飛機,一瞬間真有點緊張。

然而並沒有讓他擔心多久,很快的,那個長得像是‘蜘蛛俠’的人就從背裏抽出兩張機票,衝著伏慎說道:“拿著。”

原來他會說話。

但是伏慎並不想和他有過多的關聯,隻是手裏接過來,又揚了揚,示意自己明白了。

這張機票沒寫頭等艙還是經濟艙。伏慎很奇怪,什麽東西都是‘特殊化’,那難道要他坐在機長艙裏啊?

實際上,不是頭等艙或者經濟艙,更不是機長艙了,因為他們乘坐的不是普通的Ke運飛機,而是直升飛機。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3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