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騙的開始。

第二天伏慎不可免的還是去學校上學去了。連續三天請假,今天是星期四,再上兩天又要放假。自己真是閑得很,真不知道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多久。

伏慎走進班裏,因為八點鍾才上課,現在還沒有什麽人,他想起自己以前的學生,有的很喜在他課上趴著睡覺,像是生病了的樣子。昨晚和沈昭和的關係開始慢慢溶解,但是想了一宿關於他的事,基本上就睡了兩個小時左右。很是疲憊,比起計算一百道數學題還要累人。伏慎歎了口氣,也算是有進展了,何必太求呢。

隻是他不清楚,自己能和沈昭和這樣平靜的相,水到渠成的戀愛多久?且不說自己加入的那個奇怪的組織,工作要費自己多少時間,沈昭和的工作,自己的學習,會浪費多少時間。

伏慎趴在桌子上,坐了一個頗為奇怪的姿勢,自己都覺得不舒服,不知道自己以前的學生是怎麽忍受下去的。他把臉轉向旁邊的窗邊,猛然間想起一件事:他今天早上忘記看盆底下有沒有信了。

不過也沒多大區別了,他剛回來一天,怎麽也得先上幾天課?在伏慎的心裏,上學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雖然畢業之後你會發現,畢業證書或者其他的東西,沒有什麽大用的。

正胡SI亂想著,室裏陸陸續續的走進了許多學生。伏慎這才驚愕的發現,自己在這所學校呆了三個多月,除了辜慎,還不認識一個人……這也太神奇了。

果然,那些陸陸續續走進來的學生,沒有一個敢和伏慎主動招呼的,大多都湊成一團,討論作業或者其他的事。伏慎仍舊是趴著的姿勢,有點模糊的意識到,自己應該已經融不進去這個集體了。也好,他這樣不著的工作,說不定有一天就要永遠離開了,何必有所牽扯呢

就這麽的姿勢撐到了上課。清早的第一節課是數學課。伏慎數學的是這所高中的一個特級師。帶著一般老師的特征,耀眼的禿頂,很是火爆脾氣的數學老師,偏偏講課很有激|,眉飛舞唾液橫飛。伏慎帶著欣賞的心來聽老師講課。一年前,自己也是站在這樣的講台上育人子的,隻是這個神聖的職位似乎不屬於今後的自己。那個老師講的很清楚很明白,就伏慎來說,就算是大腦一片空白,也能聽得懂,伏慎愣愣的看著數學老師飛揚的板書,心裏驀地湧起一陣莫名的感。

伏慎歎了口氣。

安靜的課堂瞬間更安靜了。那個脾氣很是火爆的老師卻並沒有生氣,而是低頭看了看伏慎,突然說道:“伏慎,你上來,幫我解完這道題。”

想來也是了,數學老師雖然脾氣不好,但是對待學生卻從來都是耐心的,他聽別的同學說,無論多麽簡單的問題拿過去問他,他也會耐心的指點,半點沒有不耐煩的樣子。

伏慎從心裏佩服這樣的老師。

拽了拽褶皺的角,伏慎迅速看了一眼題。不知是不是重生之後見到的題多了,自己竟然瞬間就想到了兩三種解題的SILU,而後選了一種比較簡單的解題方法,口算出答案,自己覺得沒什麽錯誤,便走上前,拿起一根新的粉筆,握住尾端,心髒然開始‘砰砰’的跳了起來。

伏慎咳嗽一聲,剛想解說些什麽,卻猛然愣住。

自己,真的是,說不出來了。

手指飛快的在墨綠的黑板上移動著,同前世一模一樣的自己從手上淌而出,吭吭嗆嗆的寫字的聲音像是雨滴敲在大理石上發出的聲音,字跡很重,這是為了讓最後麵的同學都看到,雖然沒有多少的連筆卻移動的飛快。前世給伏慎留下的痕跡,如此的明顯。

這是一道導數的大題,寫完整道題幾乎就占了黑板,卻隻了不到三分鍾的時間。伏慎咳嗽一聲,用粉筆敲了敲黑板,隨後站到講台下方,一個不擋著其他同學的地方。

數學老師眯起眼睛看了看解題步驟,突然說道:“我覺得我都不用講了,步驟很清楚,大家都能看得懂?”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3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