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騙結束。

伏慎張口還沒來得及說什麽,就看羅蘭鬼線上前虛握著伏慎的手臂,說道:“也不是很有助於你學習啊,還到這麽凶死人的監人,伏慎,為什麽你不幹脆住到我的家裏?”

伏慎:“……你夠了。”

羅蘭鬼線盡量壓低了聲音:“聽我的。伏慎,現在說你要到我家裏住著。”

伏慎:“……”

轉過頭看沈昭和已經呆住了,羅蘭鬼線將聲音裝的很是尖銳:“那個,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麽,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伏慎他要從你家裏搬走了,沒什麽東西要拿走的,我覺得你沒有什麽拒絕的權利。”

沈昭和皺緊眉頭:“你是什麽人?你和伏慎什麽關係?”

“什麽關係?嗬嗬。”羅蘭鬼線抬起左手,放在唇邊輕輕親了一下,然後又放到伏慎的臉上,“你說這是什麽關係?”

伏慎惡心的雞皮疙瘩布全,隻覺得手指都顫抖了,剛想甩開羅蘭鬼線虛握著自己的手臂,就聽那個人壓低聲音,很是小聲的說:“沒事的,你等著看。”

伏慎驚慌的看了一眼沈昭和,就看那人麵蒼白,說道:“你要是想走,就趕緊走。”

完了,真的生氣了。

羅蘭鬼線拉了他一把,也不讓他換拖鞋了,直接說道:“咱們走。”

渾渾噩噩的從家裏走出來,剛到底下,伏慎暴跳如雷:“你在幹什麽啊?現在好了他更擔心了。從今天開始就不能回家,一個月之後我去哪裏啊。”

“住在我家,一個星期後去工作。”羅蘭鬼線說,“一個月之後該怎麽回家就怎麽回家,我敢保證,下次再見麵,你們兩個人的關係就不會拘泥在收養和被收養的關係裏了。”

伏慎:“……你這個……”死。

伏慎腦子裏都是模糊不清的,任由羅蘭鬼線將他帶回他的家裏。才後知後覺的問:“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喜的人然是個男人。”

“怎麽會奇怪,”羅蘭鬼線不甚在意,“正常。學理科的生很少,想找到一個意趣相合的人大部分都是同。能不能走到最後才是問題,何必在意別。”

“我這個星期住在你這裏,我的監人會怎麽想?”

“那我怎麽知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3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