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人之危。

伏慎的腦子‘轟’的一下像是要炸了一樣,眼前炸開點點星光,太陽穴血管脈動的聲音幾乎可以聽到,問:“沈昭和,你知道你這是什麽意SI嗎?”

“……”

伏慎覺得自己簡直快被這個慢子的人逼瘋了,轉念又想,羅蘭鬼線說的果然沒錯,兩人之間的距離算不算是又拉近了一步?

伏慎皺眉,歎了口氣,默默地把下快要被壓斷的兩隻手抽出來,想了想,用力轉了一下,將兩個人的位置換了一下,壓著聲音說:“沈昭和,有些事不是我不願意告訴你。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話我會告訴你,但是如果代價是咱們兩個中的一個要死掉,你願意聽嗎?”

感受到沈昭和的體猛然僵硬了一下,伏慎很是勉的笑笑,解釋說:“我哪裏會喜上別的男人呢?上次那個……沈昭和,你總是這麽不瘟不火的吊著我,難道就不允許我用一下小伎倆來戲弄戲弄你嗎?”

“……”

“你總覺得我這一個月是脫離你的掌控跑到外麵玩去了,可是你怎麽會知道我幹了些什麽事?離開你是我願意的嗎……”伏慎將頭抵到沈昭和的肩膀上:“……我都快累死了……”

很累,但是不知道該怎麽休息;很想和別人分擔分擔,但是不知道讓誰來分擔。像是離開了沈昭和,自己的時間完全沒有任何依靠。“……伏慎,我問你,你說的那項工作,是不是和數學有關的?”

“……是。”全都是數學。

“那就隨便你。”沈昭和板著臉說,“我不會再幹涉你了。”

困,累的感覺一起湧上來,伏慎歎了口氣,從沈昭和的上爬下來,說:“……我好困。”

模模糊糊快要睡著了,都沒有感覺那個人從自己的上下來。

“是你把我帶進來的,沈昭和,所以,不許說不要我。”伏慎輕聲說。

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大概都已經過了中午了,窗簾沒有被開,所以並不是很刺眼。伏慎坐起的時候腦袋轟的一下,就好像要炸開了一樣。他皺眉,又躺下,隨即門就被悄悄地推開了。

伏慎也不知道為什麽,本能的閉上眼睛假寐。

進來的人腳步放輕,走到前小聲說:“伏慎,你醒了嗎?”

伏慎想,如果現在自己睜開眼睛,那真是太尷尬了,索就緊緊閉上眼睛,想看他要幹什麽。

沈昭和見他並沒有醒來,放下心來,開始翻東西。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3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