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的過度。

沈昭和從小到大,從沒有和人這麽親近過。

大學的時候,被別人介紹,曾經交過朋友。但是那人長什麽樣子,或者叫什麽名字,沈昭和全都不知道。他們甚至都沒有在一起散步、電話,然後自然而然的分手,各奔東西。

他的生命中全部都被數學沾了,根本容不下其他的東西,他也有過算,孤一人,直至終老。

可現在似乎有什麽失控了。

眼前的少年個頭比自己都要高,坐在自己麵前,投射出陰影來,舔著嘴唇說道:“沈昭和,你一輩子都逃不掉的。我們學數學的人是最執著的,不是嗎。”

他想回答,可那人低頭親了下來。那種觸感說不上驚心動魄,但也確實讓沈昭和震驚,微微張開嘴,那人的舌頭就自然而然地擠了進來,在他嘴裏掠奪空間,連同津液一同吸了過去。

沈昭和能做的隻有睜大眼睛,想要推開他,卻反抗不了。

他覺得他把他寵壞了,所以他什麽事都敢做,甚至連沈昭和的舌尖都吸到嘴裏,一副要和他同歸於盡的架勢。

兩人嘴唇分開的時候發出黏膩的聲音,伏慎輕笑:“沈昭和,你準備好了嗎?”

“……”

那人的手將沈昭和的子掀開了一角,自然而然的伸到了下麵,握住男的特征,不由分說的揉搓起來。

“……!”

底下的人體顫了一下,體也弓了起來,擋住伏慎的手開始拒絕:“不……不行……”

有什麽不行的?伏慎心中這樣想,也不停,另一隻手握住沈昭和的手腕,錮在頭。

沈昭和的眼睛睜得很大,看著伏慎熱烈而炙熱的目光,這才有點確定,那人可能真的重生過一回。

像是這麽過|火的行為,今年二十多歲的沈昭和都覺得緊張,偏偏那人顯得信心,好整以暇的固定著沈昭和,沒輕沒重的撫摸著。

看著沈昭和紅成一片的眼眶,伏慎湊過來,輕輕地親吻,順著臉龐,到脖頸,慢慢向下——

延兩世的感,像是全都要加在這人的上一樣。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3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