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名譽,比如命運。

沈昭和畢竟是文人出,家裏麵雖然大,但也空,沒什麽家具,就連電視都沒有。一張紅木桌子上放了一本攤開著的書,大概被人翻了很多遍,紙張顯得陳舊,有點泛黃。伏慎走過去,有點好奇的拿起來,看封麵。

是一本《偏微分方程習題集》。這本書直到2009年才被當成科書大規模出版,所以理論上應該是這個時代看不到的。伏慎大致翻了翻,果然是俄語的。但是問題被簡單地分解開來,擁有這本書的主人用黑筆翻譯在下麵。大概是由於一種天生對數字的敏感,伏慎坐下來拿起旁邊的一根鉛筆,想把這題解出來。

拿著筆想了一會兒,伏慎就閉上了眼睛。

完全不行。

大學學的那點數學全都還給老師了,到現在隻能記得一些代稱,可是究竟那些文字、數字到底是什麽,他怎麽都想不出來。十年都在研究高中數學,腦子也鈍了。

有點煩躁的推開那本書,伏慎突然碰到了一張紙。大概是屬於本能,他看了一眼。

上麵零星的記著幾個字,中大學生數學競賽,中高中數學競賽,總決賽獲獎名單,優勝者錄取學校……

伏慎的手慢慢的抖了起來,手上的紙慢慢滑,他也沒有去撿,愣愣的站在那裏。

那上麵的優勝者名單,後麵都跟著足以讓任何人都羨慕的學校。可伏慎不是因為嫉妒而感到難過,正是因為他沒什麽可嫉妒的。

那還要從伏慎二十二歲的時候說起。

那時候他剛上大二,和別人都非常相似,他就好像被逼到絕一樣,開始奮發。從小學到現在的知識並不好補,想要找個好出,最便利的方法就是參加全的競賽。但是如果競賽那麽容易得獎,那就沒有人學習了。所以伏慎選擇這條道LU之後就走的更加艱辛。

他了自己最擅長的學科,數學,然後每天都沉浸在題海之中。一年時間他幾乎翻遍了所有可以看到的大學的書籍,就去參加考試了。

全高中數學聯賽分海選、複試、加試,大概一個月的時間,伏慎就拚到了決賽。沒有時間停頓,直接參加了決賽。

那年夏天天氣非常的熱,可即使這樣,伏慎腦筋轉的飛快,每寫一道題都非常的有把握。數學競賽這種東西,即使是大學的老師也不一定能拿多少分,伏慎卻覺得自己這次沒有做出什麽漏洞。

成績布的時候,伏慎了然。

是第一名。

所以當別人都在備ZHAN高考的時候,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伏慎已經被保送到了清苑大學的研究生。

當然這也隻是前話,如果知道後麵會發生這樣的事,伏慎一輩子都不會選擇走這條LU。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