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性自閉症

1999年11月20日,北京時間淩晨六點,中載人航天工程的首次飛行。

與此同時,沈昭和的家裏。

距離伏慎離開,已經有一年多了。

淩晨六點。

沈昭和猛地從上坐起來,摸摸脖子,摸到一手的冷汗。

到現在他還經常聽到幻覺,比如有人會拿著一串鑰匙在家門口轉動門鎖,像是伏慎回來一樣。等到沈昭和猛的衝到門口,才發現空無一人。

如果不是伏慎的被子和服都在他的臥室裏麵擺著,沈昭和都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到過這麽一個人。

聰明,異常優秀的孩子。不願意和外人說話,對待自己卻異常的信賴,甚至,還說喜自己。

沈昭和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嘴,心裏莫名的冒出一種酸澀的味道,SI念,還有什麽別的東西。

一年了,沒有任何音訊。

沈昭和曾經想在報紙上登過尋人啟事,然而投稿之後,那尋人啟事卻從來沒在報紙上登過。報警,警察的度很好,立案了之後答應幫忙好好找,卻在沒有音訊。開始的一個月,沈昭和幾乎快要崩潰了,但是時間久了,好像也沒什麽不能接受的了。隻是常常覺得心慌,丟了東西忘了東西的感覺。他知道,他想要登在報紙上的尋人啟事,根本就沒沒能出版,就連自己貼在LU旁的紙張,都在第二天被別人撕了去。‘伏慎’這個人,好像根本就沒出現過。沈昭和去他學校找他,校方也冰冷的說沒來過,到後麵幹脆就不承認有這麽一名學生。

後來也好像真的就不存在了。

沈昭和像往常一樣生活,書也很用心,每日三餐,早睡早起。

直到有一天中午,在這種一看就不會有人找的時間段裏,突然有人輕輕敲了三下門。

沈昭和向門口望去。隻是三聲之後,門口又得很安靜了,讓他懷疑這隻是自己的錯覺。低下頭的時候,門口又輕輕地敲了三下。

不是錯覺。

起去開門的時候,沈昭和覺得有點喘不過氣來,腳也有些發軟,手撐著桌子站了起來,門然自己開了。

隻有一個人曾有過自己家的鑰匙,那個人在一年前消失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4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