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1

番外。

羅蘭鬼線的真名叫什麽呢?

其實他自己也不大清楚,忘記了,忘記了自己的真實姓名叫什麽了,但也依稀記得不是什麽太好聽的名字,農村的父母認為,給自己的子起一個俗名可以使得他們飛黃騰達,所以大概也就是什麽王小狗李小貓之類的名字。

刻意讓自己忘記一些事,有的時候,也許就真的忘記了。

括一些人在。

何晏譯,羅蘭鬼線努力了七年想忘記的人,卻沒有像自己的名字一樣被自己忘記。

羅蘭鬼線小的時候活的非常自在,山好水好的農村鄉下,雖然名字俗氣但是因為所有孩子的名字都俗氣,所以也就並不遭人排擠,加上羅蘭鬼線的腦子好使,幾乎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格豪,能和鄰家小孩兒混得開,算是那裏的孩子王。到了高中考到了縣裏一中,雖然都是好孩子,但是羅蘭鬼線卻顯得特為突出,突出到一定的地步了,那時的他懷老師的殷切期望,所有的老師都認為他是有史以來最為優秀的孩子,一定能考到大城市的好學校,然後飛出這個小農村,羅蘭鬼線慢慢的意識到自己超乎常人的大腦,到了高中開始認真學習,很快便在高考中拿到了自己心儀的成績。

出成績的那一天,整個小鄉村都沸騰了。遠方首都的一所擁有百年曆史的一學校,說出來都覺得震耳發聵的名字。

羅蘭鬼線並沒有多高興,其實在之前他就發現,什麽時候的高考模擬題,三百分計算,理綜他基本都能在二百九十分以上,無論題目是難是易,尤其是理綜最難的物理,他學起來覺得得心應手,能考到那個學校並不是出人意料的事。

拿著村委會發來的補助學費,羅蘭鬼線一個人來到了首都。

帝王之都,天子腳下。在這裏到都是耀眼的霓虹燈,川不息的車輛,各種各樣的飾品物,幾乎讓他目不暇接。那時候的羅蘭鬼線不愛說話,聽著北京人卷著舌頭和小販對罵,心裏覺得有趣,正是悶熱的季節,小販們個個被曬得發蔫,卻仍然支起眼皮和羅蘭鬼線扯家常,聽說他是哪個學校的學生之後,更是熱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羅蘭鬼線想,他喜上了這個城市,無論是他的繁華還是熱,都彰顯著不為人知的魅力。

除了學費以外,家裏並沒有拿多少錢給羅蘭鬼線,而他卻提早到了半個多月,因為是盛夏所以就算是睡在外麵也不擔心,在家裏的時候,夏天他們都到外麵的屋頂上去睡覺,吃飯卻成了一個問題,羅蘭鬼線那顆大腦,幾乎沒怎麽為難題發過愁(因為題目見得少)。第一次覺得愁眉苦展然是為了食物。

那半個月的生活對於以前的羅蘭鬼線來說不算什麽,但是日後想起來,卻覺得尷尬至極。

開學的日子越來越近了,羅蘭鬼線興衝衝的走到學校裏,卻忘記了一些事。

比如這半個月自己隻洗過一次澡,再比如,自己的服一直都沒有換過。

再怎麽高等的學校沒素質的人也是有的,羅蘭鬼線第一次來學校報導的時候,全班哄堂大笑,前麵的老師輕輕咳了一聲,便沒有人再說話。

羅蘭鬼線並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麽。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4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