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完

托了那副墨鏡和帽子的福,羅蘭鬼線走出學校的時候都沒被人認出來,基本上看不清LU的況下跟著何晏譯來到了一家賓館。他不知道何晏譯帶自己來這裏是幹什麽的,但是憑直覺知道絕對不是什麽好事。

後被堅硬的物體頂住的時候,羅蘭鬼線發現,自己的體軟的根本就無法支撐自己的重量。

等到意識到何晏譯到底誤會了些什麽的時候,羅蘭鬼線很想跟他解釋,但是那聲音最終成了斷斷續續的,上的那人根本是沒聽見的。

兩個人都是第一次,彼此沒輕沒重的,把羅蘭鬼線弄得很慘。羅蘭鬼線心想,自己這輩子算是毀在這個人渣手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沒等何晏譯醒來,羅蘭鬼線就一瘸一拐的走出賓館,聯係到了組織的人,連趕回了澳門。

羅蘭鬼線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傻了,自己根本就沒做好準備,對那雙眼睛也沒產生抗體,怎麽就貿貿然的回到北京,怎麽就貿貿然的又去見了何晏譯呢。

羅蘭鬼線麵無表的想了想,給自己的導師了個電話,說明了自己的現狀,果不其然被臭罵了一頓,然後給他準備了幾個備選的方案,讓他能把這次的事故掩飾過去。

最為徹底的一個方案,叫做假死。

羅蘭鬼線小的時候就表現出了超乎常人的能力,被家長發覺出了他的早慧,在他們那裏看來,早慧的小孩兒都是要遭到天妒的,覺得羅蘭鬼線肯定活不長,便生了第二個兒子,從小冷淡這個最為聰慧的大兒子。盡管冷淡,卻也是從心底疼這個大兒子,別的孩子很小就要幫忙幹農活,自己卻從來沒幹過什麽。羅蘭鬼線對家裏的感很淡,聽到這個假死的意見之後,幾乎是立刻就下定了決心,給父母匯過去了一筆錢,並且寫下了遺書。馬來西亞的銀行做事很徹底,不僅做出了逼真的屍體,而且不大不小的製造出了一點新聞,從此,以前的羅蘭鬼線的名字就被抹殺了,他隻有羅蘭鬼線這麽一個名字了。

組織的代號並不是固定的,一個代號往往能代表好幾個人,羅蘭鬼線卻是特例,隻有他一個人被稱為羅蘭鬼線,並且羅蘭鬼線也是他的名字,唯一的名字。

不知道何晏譯聽到自己死後的消息會是什麽表。

嗬嗬。

羅蘭鬼線呆在澳門七年,等待著組織找下麵的人員,平時就是埋頭學習,爾參加大型vip級的賭博,仍舊是上億上億的賺錢,但是羅蘭鬼線卻再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高興。

在這七年之間,他一個一個的見組織的人,並且一個一個的摸清對方的格。

其中到了一個很是有趣的孩子。

拉子米。

羅蘭鬼線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有些意外。這個孩子全都散發著‘不要靠近我’的氣場,而且看他的外貌,最多也就是十幾歲的孩子,這樣的一個年輕人,怎麽被選上的呢。

羅蘭鬼線知道他的專職是數學,也沒有多大興趣考驗他的專業,禮貌的聽了一點小問題,心想,加上拉子米,自己的團隊有多少人?超過十個人,那就應該可以進行研究了才對。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4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